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喻黄】满城风雨_02

上一章没有打tag理由也解释过了,现在可以打了,可能因为雷点比较多打个两三章我就不打了ww


请一定走食用须知!!!!!





距离他去找喻文州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这三个月整个荣耀都忙得不得了,荣耀本身人就不多,黄少天自己还得担一些联络的活,除了天天捣乱造反还得东奔西跑拿纸条拿U盘,魏琛和叶修也好不到哪去,一个整天写理论研究怎样更好更温和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还得不停地更新各种消息和兼任内部的管理,一个整天开会教别人怎么拉人之外也肩负着黄少天造反道具的交易运输等事物。


魏琛那里有一帮兄弟,五六个糙汉子整了三个五六平的地下室,就一个台阶下的小开口透点光到魏琛桌子上,其他人就坐在后面不停地商量,手稿就一人抱一堆,怕丢了还得摸着魏琛那用剩下的一点桌子位置和亮光誊抄一份。密集区的光本来就没多少,匀一下基本就瞎了。


三个地下室换来换去,秩序管理员今天怎么巡逻就怎么安排待的时间,黄少天有时候给魏琛送纸条根本不愿意在那里多待一秒。五六个跑来跑去的糙汉子啊!他自己一身汗无所谓,反正他整天在外面跑,魏琛这里不一样啊,就一个小窗子不说闷死,先被臭死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最近喻文州拿着“荣耀组织挖到的一堆丑闻”把整个司法第一议事厅骂了一遍,把事情闹到了第二议事厅,花园区所有的赛马茶会晚宴都要谈谈这些丑闻,就连叶家都不得不退了一步,同意开放少数网络和社交平台。喻文州毕竟是能坐稳城主的人,讨价还价的能力绝对不是菜市场大妈能够比拟的,非常理解地笑了一下,然后又十分为难地、无心地提到了叶家占了军部小半壁江山的位置。


温和派的一群墙头草很明显不乐意了,当即不顾叶老先生的脸色,伙同身陷丑闻的家族的一系列代表以多数票通过了废除部分实名法案的决定。叶老先生拂袖而去,留下有意倾向温和派却碍于家族无法自主投票的叶秋参与接下来的具体讨论。


因为这件事,虽然没有争取到各区之间互相开放社交平台,但花园区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允许了别墅区和外别墅区一些软件开发公司给密集区提供密集区内部的社交平台。


叶修跑了一整个月找开发商谈,拿着魏琛写的三篇论文一个个去说明在交了天价税之后仍然有大数额的盈利,总算有几家正义感比较强的开发商和叶修签了合同。之后两个月就疯了一般地去拉赞助,为了省钱每天早上四点起来排队过跨区审查,晚上踩着跨区门关闭的时间回来。


好在一些赞助通过某些渠道也知道一些密集区的情况,还早早地和他谈完送他回去。一天谈不完也愿意花时间和他谈两天谈三天,小数额的无偿赞助也有一些,基本上都没怎么为难他就去开匿名账户给他转钱。叶修晚上和魏琛聊起这件事听说魏琛还摸了把眼泪。


黄少天没看见,这是叶修抽假烟的时候和他炫耀的。但他大概猜了下,觉得魏琛是因为知道叶修实际拉赞助多不易才抹的这把眼泪,被感动?算了吧,平时没见得这些人愿意帮忙。魏琛那边也不怎么需要他去跑,三个月都在研究信息发布的艺术,有点月光的时候能整到凌晨跑回来清晨就跑出去。魏琛和叶修在忙,黄少天自然也忙,忙到他最近连捣乱的时间都没有。


黄少天这三个月很安分,喻文州那边一通过法案就找人给了他消息和正式文件的张贴版本——这些东西要等的话起码还得等半年,这是叶修特别强调要黄少天提的,录音中必须出现喻文州答应决议通过就通知他们的内容。


于是他就拿着魏琛叶修两人的家底钱去买网线买路由器,然后跟他捣乱的那一帮人最近整天陪着他吃闭门羹——

“阿姨,免费装网络的,给您家装个网线吧?”黄少天温和地笑。

“不是,我们这里有正式文件的,不是违法啊。”黄少天咬牙。

“不是传销小朋友,帮哥哥叫一下你爸爸好吗?诶别,别报警!我真的是好人!”黄少天就差跪下了。

“好的好的,那我等您先生回来再来和他商量,打扰了啊。”黄少天礼貌地告辞。

“没事没事,不着急的,你们可以先想一下,网络费用一年内真的不收,和花园区一样,这里有文件的复印件,一模一样的你们可以研究一下。”黄少天一脸轻松。



怎么可能不着急啊!黄少天急的快火烧眉毛了好吗!


好在别墅区那边几家公司效率比较高,什么NSM、Sky-ke、Me-ssage、企鹅聊天、朋友圈在第二个月中旬就已经在密集区的平台上推出了,平时打探消息的兄弟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我最近经常在家和那谁聊天。对,连个网就行了,我这也不想着反正不吃亏吗就装了个网线,然后搞了个便宜的回收电脑。挺好玩的。”


有了这份助力,黄少天的活总算是轻松了那么一点点,三个月过去,总算有一小部分人群也开始自主地做“宣传”了。这边担子一轻,黄少天才想起他放在储物室那包茶。


经过这件事黄少天可不敢再小瞧喻文州了,他现在甚至怀疑喻文州不是客气要他把茶带走,是看出来他要顺走给他个台阶下。

毕竟手残,所以人家心脏啊。黄少天悠悠地想,他觉得喻文州真的动过想要甜死他的念头,毕竟不是有句话说吗,剂量多了什么都毒。


一边想黄少天一边走到了储物室,值班的兄弟听见声音就开了手电,看见是他毫不犹豫地就关上了。然后愣了愣,又给开了。

毕竟是省电时留下来的老毛病了,黄少天和他瞎侃了几句才转到正题上,叫他别省电了,伤眼睛。值班的兄弟在那傻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额头上挤出两道不怎么符合年龄的皱纹来,看上去恶棍一样的人笑得比小孩子还没心。


黄少天弯下腰准备在本子上签名,之前所有物质的购买都要实名制,并且限制了数量,就连灯泡他们都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捡破烂自己做。为了防止滥用,魏琛定了个规矩,拿可以随便拿,但是一定要写是谁拿了,拿去做什么,而放东西也一定要留名字。这个习惯一直保留着,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一次物品无故消失或填假名字的事件发生。


这个本子一直放在看守人旁边的课桌上,现在也是,用一个生了锈的夹子夹着,夹子上绑着一根线,线的另一头穿着一根极细的圆珠笔笔芯,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打了两个孔把那根线穿过去的,怕掉还打了四五个死结。

越是活得艰难,就越是活得小心翼翼,活得温柔。


看守的兄弟见他写,拦了一下说魏老大交代现在不缺东西了,大家都随意拿。黄少天笑了一下,露出两颗虎牙来,值班的兄弟愣了愣,也没再劝,打着手电给他照着写。


黄少天写完就拿了桌上另一把手电进去,不一会就拿了个小包出来,和看守的兄弟打了声招呼走了。值班的兄弟想了想,发现魏老大吩咐下来之后好像什么变化都没有,所有人都还是在写,值班的人都没人去看那个本子,谁都知道没人瞎拿。想到这个记载了苦难的本子以后就没用了,他开了手电侧着脖子夹着,一页一页地翻。


那些歪歪扭扭的蝇头小字平时省的要死,能怎么简单写就怎么简单写,力度一定轻,正面用完反面接着用,看门的兄弟一点都不意外,他还能准确地找到自己写的在哪里。到了两个多月前就开始不一样了,那些字还在记载拿了什么,只不过字体变大了,写得用力了很多,还有人开始开玩笑,比如谁谁谁上次已经拿了一小包洗衣粉,这么快又拿了一包,是不是尿床了,下面跟着借洗衣粉那人的回复——估计是他朋友来借东西看到的,然后告诉他了——“滚!老子闺女最近不舒服!”。


结果那下面隔了几行就有人登记拿了一包红糖,也没写名字,反正不用写了,解释的理由是给那个拿洗衣粉的人他女儿养养身子,那个借洗衣粉的人后来又回来了,颤着手在那旁边写了句“我代我闺女谢谢你,我和我老婆也谢谢你。”


跟着回帖“红糖又不是我的谢我干嘛,我借花献佛罢了,你可以感谢一下荣耀。”

看守的兄弟盯着那个荣耀看了半天,隐隐约约感觉到些什么,合上本子看扉页上的字。全荣耀都知道叶修写荣耀二字写得最好,魏琛订本子的时候专门叫叶修过来写荣耀,等叶修写完了就把人踢走,自己认真地把“仓库登记薄”五个字补完。


他摸了摸荣耀,然后打开来继续看,接下来的十几页都和开帖子一样,有的人过来就为了回帖跟帖,根本不是来记东西。有人写“今天黄少被一个小姑娘当作骗子还差点报警了”,也有人写“今天正准备和人宣传网线没想到被别人反过来宣传了一波XD”。等他翻到最后一页,也就是黄少天写的那页时,他看见了黄少天写的那句。


感谢荣耀有你们,荣耀,一辈子都不会腻。


看守的兄弟关了手电,把本子放回课桌,自己仰着头,心想:黄少的字,可真好看。







说回黄少天,他拿了茶包就跑去找卢瀚文,这个孩子和他一样没爸没妈,自己有时候就往垃圾堆钻,也是命大的人,一次都没被发现,后来被过去捡垃圾的魏琛给捡回来关在家里,黄少天有时候带着他玩,有时候就让他自己在家看书,这个孩子命大心大,养着放心。魏琛叶修忙的时候黄少天就是他半个爹,黄少这个叫法还是卢瀚文学说话的时候叫不来黄少天,就黄少黄少叫着,后来就整个荣耀都跟着叫了。


对,所以这样想想,黄少不是个尊称,是个昵称。



黄少天敲了敲魏琛家的门,里边半天没声音,黄少天也不着急,等卢瀚文一开门,他就猫似的溜进去,轻轻关上门,一脸坏笑:“小卢,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卢瀚文一阵恶寒:“黄少你要干嘛!”


黄少天把背在身后的手往前一伸,“快,把魏老大那套珍藏的紫砂茶具拿出来!“

卢瀚文着急了:“那套紫砂茶具是泡红茶的!”

黄少天推了一把卢瀚文:“我说那套他放了大半辈子没动过的!”

卢瀚文吓哭了:“别啊黄少,魏老大要杀了你的!”


黄少天和卢瀚文僵持了半天,那个小鬼愣是不同意他动那套茶具,把他往门外推也不怕秩序管理员突然出来。总而言之,就是他被卢瀚文推出来了,但茶包被卢瀚文收下了。黄少天敲了敲门,隔着门在那压着声音喊:“小卢啊,别看书看傻脑袋了!自己练练怎么泡茶知道吗?”


那头传来三声敲门声,黄少天心满意足地走了,末了还把喻文州的地位提高了一咪咪点。黄少天下了楼,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今天一路往这边来的时候都没有看见秩序管理员……还是有的,他从家里出来去下水道的时候,还是看见了一队,后来出来之后绕过广场还看见了一队,黄少天放下心来,猫着腰准备遁。


轰——


冲天的轰鸣声响起,黄少天杵在原地。


轰!轰!轰!轰!轰!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起,黄少天双目无神,卢瀚文抓了件外套锁了门就冲下来,一边冲一边大喊:“黄少!”


他下楼就喊不出来了,黄少天像是站在那里死去了一般,背对着他,连颤抖都没有,眼前隔着两条街,浓稠的黑烟带着鲜血的味道从七层楼的上空飘了过来,远处十六层的房子、二十一层、四十四层、五十六层的房子如同钢铁壁垒一般封闭了这里的信息,就连天堂也不会知道这里有生者离开。


早上十点的天空已经亮得发白,又是一天布满白云的日子,唯一的特殊就在那墨水一样的黑烟,将平凡的白天染成了平凡的阴天,火星第一次升到了七层楼那么高,狞笑着散播名为惶恐的瘟疫,没有鸟飞开,没有犬吠,这里只剩下黄少天孤单地站在那里,和卢瀚文一起,孤独地站着,像怎么也盼不来黎明的小孩子,突然看见给夜里航船指路的灯塔突然熄灭,而他的父亲本来今天晚上就要靠岸了。


所有人都陷入了昏厥般的沉睡,只有黄少天,只有他还痛苦地清醒着。


轰轰轰——


爆炸声还在继续,卢瀚文一句黄少没有说出来,黄少天突然奔跑起来,绕过密密麻麻的房屋奔向黑烟升起的地方。卢瀚文见他跑,也跟着跑,两个人就这么跑到了体育馆跟前。


爆炸声已经停了,火焰和哭喊声杂糅在一起,恍如闹市。卢瀚文终于被吓得脸色苍白,毕竟是个小孩子,他下意识地去揪黄少天的衣服。黄少天的手晃了晃,微微揽住他,将他的头靠在自己身侧,卢瀚文不敢再看那边,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黄少天。



黄少天泪流满面。




TBC.

这章过渡作用比较强吧……我没想到前面叙事那么费劲……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