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叶蓝】生存游戏01

生存paro,有魔幻,不是荒野求生。硬要分应该是喜剧向发发糖。
本文中蓝蓝真名即蓝河,如果看见许博远,那就是我没改干净
角色轻度ooc,尽量避免但无法避免,文笔不够。
有人吐槽我是僵尸我决定隔日更给她看x
前面是补充不是正文文风!


“生存大挑战!欢迎来到生死存亡战场,初赛选手【叶修】,初赛选手【蓝河】,你们好!恭喜你们组队!

“你们所在的房间是绝对保密绝对安全的哦,这里就是你们的秘密据点啦!有没有名字啊?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每队都是两人,每队的秘密基地都是10*10*10的白墙白顶瓷砖地板哟~”(这是哪里,叶修问)

“当然是生死存亡初赛战场的作战指挥室呀,亲爱的选手,请你们为自己取个代号吧,要知道暴露真实姓名可是很危险的!”(两人面前弹出光幕,是输入框和键盘。哟,中英文都有啊,叶修说)


“用户名【一叶之秋】已使用。”(叶修啧了一声)
“用户名【蓝桥春雪】未使用,请确认代号。”
“用户名【君莫笑】未使用,请确认代号。”(蓝河噗了一声,反而是奇怪的名字先被占用了)
“选手【叶修】选择代号【君莫笑】。”(叶修看向蓝河,蓝啊,咋还不选呢)
“选手【许博远】选择代号【蓝桥春雪】。”(蓝河犹豫了一下,转过头看叶修。既然要竞争,肯定还有其他人和我们一样莫名其妙就进来了。叶修打了个响指,你是怕那个啥啥啥啥的?不遇见他是这场意外最好的消息,蓝河叹了口气,选择了确认)




-上面是序,以下正文-
“啦啦啦啦啦现在时间是晚上12:30分!大家一定都饿了或者困了吧!虽然找不到食物,秘密基地的光还这么亮,但是我们的第一个任务终于到啦——
“【互诉衷肠】,互相倾诉的时候就应该借酒消愁嘛,宽限一点下酒菜当然是没问题的哦!
“哎呀忘记说了,不合格的玩家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蓝啊,”叶修靠着墙边坐成簸箕状,“我觉得这个游戏管理者,可能是公鸡,内分泌失调那种。”

“不明觉厉。”蓝河认真地应付,但是除了应付之外他也无事可做,这个空间看起来哪里都一样,他想要找手机,然而当他把裤子前后四个口袋和外套内外三个口袋都翻了个底朝天之后他才意识到一件事——他身上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

“它都哦半天了。”叶修振振有词。也多亏是蓝河,如果是和不认识的人组队,危险远大于机遇,尤其是第一关就互相揭老底,那第二关呢?为了表示信任站着让对方捅一刀?

“……”蓝河想了想,佩服地点头。

“说说你是怎么来的吧!”叶修看向坐在他邻边一堵墙的蓝河,叶修坐在墙的中间,蓝河倒是坐得离靠他的角落近一些。“交换情报应该也是互诉衷肠的一种。”

“你怎么突然认真了啊……”蓝河吐槽归吐槽,他认真回忆了一下,而后道:“我在家泡了一碗泡面准备吃……”
“停!”叶修突然打断他。蓝河吓了一跳,“咋?”

叶修揉揉头发,无奈地说道:“你说吃的我有点饿。”
蓝河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噗!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叶神!”
叶修咂咂嘴道:“民以食为天嘛。你心目中的我是个圣人?”

“【互诉衷肠】得分:1,距离开启兑换商城还有:9分。”


“我记得当年黄少天——”
“得得得叶神我们互诉衷肠不要聊黄少好吗?”蓝河很不想听,叶修开口讲黄少天还没讲过几句好的,如果他前面说了“黄少天干什么挺厉害的”后面一定会跟着“虽然比哥差了一点”,蓝河同志作为一位忠实的黄吹,是绝对不会允许他说完这句话的。

“你不是喜欢黄少天吗?我给你讲讲他呗。”叶修抬起头盯着天花板。

“【互诉衷肠】得分:4,距离开启兑换商城还有:6分。”


叶修眯了眯眼睛,扶着墙站起来,敲了敲脖子高度的墙壁。墙壁发出厚实的声响,他接着又朝地面跺了两三脚,问蓝河:“上边?”
蓝河也看明白了他动作,他试着问道:“叶神,兴欣最近是不是招了个新人啊?干什么的?”
“不新了不新了,”叶修耳朵贴着墙壁回答,“从你们蓝雨挖过来的,叫魏琛。”
“卧槽?”蓝河惊讶。
“【互诉衷肠】得分:9,距离开启兑换商城还有:1分。”
“卧槽。”叶修伸手就想摸烟。





“总结一下吧,”叶修摸着根从兑换商店那里换来的烟,还没有点上火。“这里不太像地球。”

打火机的火舌跳起来又落回去,迟迟没烧到烟上。“我们的意识里都是在做某件事突然就到了这里,没有任何昏迷后醒来的感觉,纯粹是记忆断片。”

蓝河点点头,接着他话说道:“按照我们的时间来算,应该是同时进来的,接着就是那个恶作剧的童声,我们起代号比较快,接着应该是过了十来分钟到了十二点半,游戏第一轮正式开始。”

叶修点着了烟,吐出一口气后说:“第一轮就是互相揭老底,并且开启那个什么兑换界面,按照我们刷分的情况看,对话的互动性越强信息越隐私,得分越高。”

蓝河沉默着点了点头,打开界面前那十分简直就是送的,为了验证后面一条理论叶修甚至自曝内裤颜色给他,虽然换来了30分的历史记录,但他还真不敢再尝试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最让人感到害怕的是系统的审核,他们试着撒谎了二十三次,没有一次加上分,无论程度如何。也就是说,他们的一切信息系统都知道,这种感觉让蓝河突然觉得衣服如此单薄。

叶修观察着烟的走向,虽然他很想享受一下尼古丁,但眼下不得不浪费掉这次机会了。一包烟的价格是十分,打火机的价格是二十分,他只穿了一条内裤,说出别的颜色也没什么用处了。他一边想着看了蓝河一眼,后者在他若有所思的注视下抬起头,继而低下头继续看他们用五十分换来的游戏说明书。


三百二十五分,这是他们刷出来并购买了烟、打火机和说明书之后的分数。本来应该是四百一十五分,然而开启兑换页面都用了十分,好在系统良心地用两份盒饭补偿了他们。



“分数有什么作用?”叶修突然问道。蓝河理解他的意思,兑换界面的东西看上去齐全,但总让人有种异样的感觉,比如界面上时间表已经4:30了,他和叶修为了试验在一点半的时候各灌了两升水,到现在都还没有膀胱胀痛的感觉,除此之外分不清上下左右的墙壁也让人感到奇怪,还有时间——游戏已经进行了四个小时却还没有任何消息,就像是悄无声息地将参赛者遗忘在了这里。但他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我们已经一千三百四十六分了,还不知道对手的任何情况,说明书只说了一些禁止事项,也没有说游戏规则,难道还有什么我们没发现的地方?”蓝河看着手上的巧克力棒说道,巧克力棒被锡箔纸包着,除了没有商标,生产日期保质期和成分都是一清二楚。

叶修又打开界面换了一升水,墙壁上突出一个长方体,他看了一眼蓝河,走过来将对方撕下来的锡箔纸捡起,然后走到长方体旁边将上面那一层推开,拿出一瓶水滴状的水瓶,将垃圾丢进去,合上盒子。

蓝河看着叶修喝掉半瓶水,自然地接过来将剩下半瓶喝掉,他晃着倒不出来水皮,突然意识到什么,他抬起头喊叶修,叶修看他。
“天要亮了。”

叶修顿住脚步,“你是说游戏会在天亮开始?”
“【自有之时,无中生有】,说明书第一条,我感觉可能是。”蓝河一边回答一边清点物资,“算上物资大概在一千七左右,我们再刷点分准备一下?”

“不了,”叶修说着又点开了兑换界面,其实就是做一个手势就能打开的虚拟界面,“小同志,非常时期非常处理,将就一下吧。”

“哈?”蓝河蛤完就看见一个大方盒子弹从墙上探头,叶修把瓶子丢进去,拿了一个深黑色的东西出来,蓝河瞥了眼界面,差点没冲过去对着叶修就是一套拳法,刚才还1335的界面此刻只剩下了1035,叶修全身上下从须后水到内裤再到洗衣液,加起来都没这一个东西贵。


蓝河不顾叶修的动作急忙翻开购买记录——

“叶修!!!”叶神是什么,不存在的。
“怎么了?”叶修从塑料袋里拿出那团黑东西。
“你买加大版单人睡袋干什么!!!”
“恢复体力啊,睡觉啊,两个人的要两千呢,买这个的前十组三折优惠呢。”叶修说。
蓝河气急败坏:“普通大小的才八百,也是三折,你是肥佬吗?”


叶修拉开拉链看他,“一起睡啊,挤一挤不就好了。”
蓝河现在只心疼那多花的六十分,第一个六十分需要黑和深蓝,第二个六十分可就没这么好赚了。“都睡着了出事怎么办?”

“第一关也就这样了,六点半前应该都不会有问题,轮着睡能恢复多少体力啊,来来来躺过来别捣腾了。”叶修躺进睡袋里召唤蓝河,他们两个不是不能通宵,但之后有多少能休息的时间还是未知,不如趁能睡安稳的时候多睡会。

蓝河无奈地过去躺下,两个不瘦的人挤一个胖子用的睡袋还是有些挤,叶修一边往他脸上吐气一边毫不客气地用手环住了他:“小同志理解一下啊,臭和热都是迫于生计,睡吧睡吧。”
蓝河双手缩在中间,距离叶修的胸膛只有毫厘。他切了声,关上灯。
“蓝啊……”
“你买了睡袋说明书就讲了怎么调亮度。”
“还有这种操组”
“睡觉!”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