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叶蓝】生存游戏03

所以我并没有修文……装作是昨天发的吧……
文短见谅
困死我了我先遁



最后还是叶修猴儿一样地被撵上了树梢头,他摆出孙悟空远望的姿势像遥远的外界探出头,差点被他误认为是瓜子的松鼠就如那群没见过人类的兔子般对他抱有极大的好奇,此时正在他的脚边打转,好像下一刻就会放下一切警惕顺着他的裤腿爬上来。叶修看到了海,他们距离海岸线并不遥远,甚至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海岸线平直地往远处生长,金黄色的颗粒蔓延堆积成小小的平原,天空中一颗星星也没有,它们仿佛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群体,卯足劲吸收着热量。

叶修顺着海岸线看过去,一座孤岛上必然会出现的山包在岛屿的另一端抬起自己高高的下巴,他低下头看仰视他的蓝河,喊道:“山在西边!”

蓝河传来气急败坏的回复:“我他妈又没有指南针我鬼知道西边在哪边啊!”
叶修笑笑,“我下来你就知道了!”
蓝河暴怒:“你快看完了给我滚下来!踩稳点!”
叶修嗤地一下就笑出来了,他觉得蓝河这个人是真的有趣,前一句叫你滚,后一句又万般担心,像是一只不坦率的猫,又没有猫那么骄矜,是是非非心里清楚得很,但人又这么好。叶修摸出一根红薯干准备一边下去一边咀嚼,哪能料到刚摸出来红薯干就被瓜子给抢了。

叶修无奈地嘀咕一句,“说你是瓜子比狼还凶。”
松鼠不管他,窝在他领子里吃他的红薯干。

于是叶修就带着一只松鼠下去了,蓝河目瞪口呆,他犹犹豫豫地问:“能不吃它吗?”
叶修戳了戳松鼠尾巴,松鼠转过身来就是一爪子,好在叶修收手快,不然这双价值百万的手就要毁在一只松鼠爪子里了,蓝河震惊地看着叶修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小包用密封袋装着的红薯干,然后打开来拿了一根伸到松鼠跟前。松鼠根本不客气,抓过来就开始吃。

蓝河:“……”
叶修冷不丁来一句:“你吃瓜子吗?”
“啊?吃啊。”蓝河刚回答完,就看见一个灰色的东西被丢了过来,叶修朝他摆摆手示意他跟上,“你的了。”

蓝河把松鼠捧在手上,哪料松鼠叼着红薯干就伸出爪子划拉划拉勾着他的衣服爬到他肩窝。

……
这么不嫌颠簸的吗?蓝河颠了颠重达二十公斤的大包,跟了上去。


—第一天·11:47—
在茂密的雨林里行走是无法感觉到正午的到来的,叶子争夺阳光比起股市里那群时刻紧张着涨跌的家伙之间的竞争还要激烈,蓝河抬起表看了一眼,距离上一次修正方向已经有二十分钟了,他喊了句叶修。
叶修叼着红薯干看他,瓜子已经跑到他的背包上去了,汗滴顺着他的发尾砸湿了小家伙灰色的毛后,它便绕着蓝河的领子跑到背包上了,竟是对颠簸的行程一点怨言也没有。不过用叶修的话来说,他们两个此时自己都照顾不好,再来一个祖宗,出了棍棒伺候没有别的可能。

何况经过二人长达一个小时的分析,瓜子被叶修委以重任——作为一只亲近“玩家”的本地居民,它应该是给寻找之物做提示或引导的。就像叶修所看到的那样,这个岛屿一点也不大,要容纳下七十万人简直是天方夜谭,哪怕有一万人,此刻他们也该遇上别的队伍了,然而他们现在除了热带雨林的景观和双方被汗浸湿的衣服外,还真没遇到些别的什么不想遇见的东西。

这不算是个好消息,但的确也不算是个坏消息。如果第二轮采用的是小分区的比赛,那时间定然不会很久,冲突也不至于特别激烈。从遭遇情况来看,他们的分数应该是岛屿上最多的——至少前五千的参赛者不会被分到同一座岛上,因为岛上没有那么多人,游戏的“运行者”也不可能让分高者先自相残杀完。

可以一定程度上的放松,但这样小分区的比赛一层接一层,难度递增,竞争对手的压力更是斐波那契数列般增长,这样下去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尽头又是什么?叶修说:“不要想。越想只会压力越大。”

但真的能不想吗?这里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他和叶修被组在了一队里?游戏的创办者到底在想什么?

他没有办法不想,哪怕湿热的气息顺着汗液灌进他根本不适合丛林行走的衣服,哪怕沉重的行李使他每一步脚印都比前一步要更加深重,哪怕叶修摆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在前面领着路——他知道其实完全不是这样,他摸不准叶修是不是也在想要怎么离开这里呢。

啪嚓——

叶修顿住脚步,他定定地转过身来看蓝河,蓝河有些莫名其妙。

“你不觉得这根树枝太做作了吗?”
“???”
“这个声音,一听就是假的……”

叶修的推理刚结束,系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比起现前那个男女不分的童声,现在则是更偏近女孩子的声音。
“踩中啦!任务礼盒!你们踩中的是【寻找星之匕首】。”女童的声音突然有点委屈,“怎么是这个啊……啊不管啦,总而言之就是去找【星之匕首】吧!”
“那么,”叶修叼起一根烟来点上,“这个名字中二的匕首长什么样,要怎么找?”
系统声音并没有再响起来,蓝河在后面喊了他一句,他转过身看,蓝河一只手拿着说明书,另一只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细节没有问题,你那边怎么样?”叶修问道,“浪费哥一根烟。”
蓝河快速地看完说明书的新增项,抬起头来又低下头摇了摇,“只有一个提示是埋藏的宝藏,难道要掘地三尺或者挖空岛屿?”

“蓝啊。”
“嗯?”
“我饿了。”
蓝河把说明书丢过去“背包背瓜子的是我,你饿什么饿,不上山顶没有吃的!”

叶修转过身就往前走,蓝河背着包隔他三步远。从平底到爬坡,估计是已经半山腰了,蓝河才深吸一口气追上去准备道歉,没想到听到吧咂嘴的声音。叶修一边咀嚼着红薯干一边看过来,手上的密封袋里还剩下最后两根,“要吗?”叶修问他,“一人一根。”

蓝河不争气地拿出了长的那根。




tbc.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