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萝卜长草

*不打tag,原因见下两条

*不是坑掉是随手写的练笔没有后文,如果有小天使愿意写请戳我一下ww

*喻黄友情向设定,然而没有鱼戏份

*如果这个发的出来,我把生贺肝完说不定码一下新脑洞




萝卜长草


喻文州家有只兔子。

这可不得了!那可不是棵苹果树那么简单,那是一只活着的兔子,长肉、长毛,雪白的那种。也都怪喻文州吧,这是什么年代,竟然还要养兔子,迟早被人举报,留到今天也算是命大。

黄少天不知怎么的,想见一见那只兔子——不是饿肚子流口水那种想见,也就是想看一下会动的除了人猪狗鸡鸭鹅以外的东西,哦,后五样他见过,但他很久没有见过了。兔子是雪白的,雪是什么样的?兔子毛一样的吗?兔子毛怎么样的,和狗毛一样,还是和猪毛一样?黄少天知道兔子不生蛋,那兔子毛肯定是没有叶脉一样的细管子的。

他爷爷给他形容过兔子:和白面一样的毛,长长的尖耳朵,嘴巴像鱼钩一样,不过里面没有犬牙,因为兔子不吃肉。

黄少天叹了口气,兔子真奇怪,怎么不吃肉的呢?他就想吃肉,他馋死了也饿死了,除了杨树皮柏树皮和其他树皮,他什么都想吃,凡是吃不死人又能饱肚子的他都想吃。他爹那双开会才穿的皮鞋叫人偷了一只,隔天他娘就叫了一大家子把另一只给煮了,黄少天分到了半块鞋舌头,但他当时不想吃(他现在很想吃),他嫌恶心,因为他闻过他爹的袜子。不用刻意凑到脚跟前闻,坐在小板凳上,他爹回来的时候准要像小说里那些西方贵妇摘下首饰那样脱下他的黑皮鞋,不过不像那种温凉的香水味,而是热烘烘的汗味,在真皮里捂了四个小时一顿饭外加两个十三里路,比烤瘦得屎都挤不出来的耗子还难闻,一传就像风媒花花粉一样落进花粉过敏的黄少天的鼻子里。

可他爹板着一张脸说,你混小子吃不吃,一顿饭下去十几块钱,不吃就出去吃黑毛屙的屎。黄少天不想吃狗屎,可他家除了狗屎和皮鞋还真不剩什么能吃的,他又啃不动床板,所以他吃了那块鞋舌。第二天他急着大便,茅厕被他爷爷占着,他就在家门口的草堆里放野屎,后来黑毛一直在那附近嗅东西,因此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一顿饭吃了十几块钱没有,他觉得是浪费了,那会他想和他爹讲,又怕他爹打他,所以他没讲。

后来他爹被抓去烧铁就再没回来过,黄少天奇怪得很,他三个叔伯去了一年多没回来,开始还有几封信,后来就啥也没有了,那年村里头一下少了百来号壮年男子,怎么就突然又来带他爹走?还是他们就是看不惯他爹能留着,现在他爹没理由留着了,就要把他也自愿带过去?他爹走了不久他娘就难产死了,挺着快九个月的大肚子在一个夜里随着弱下去的尖叫一尸两命,他奶奶一直叨说孙子没了,叨着叨着就变成了疯子,他爷爷把她关在屋子里,早晚端着糕进去一次,喊清河啊吃饭喽。

有时候他偷偷跑进屋子里,他奶奶也不闹,见了他就说三子啊你咋不去上学啊,有时候什么也不说,就盯着东墙上那扇窗子,好像根本看不见黄少天,嘴里念着没有出事的老二,要给他织棉鞋……冬天就要来了。

他想了想,进屋里喊了句奶奶我要出去一趟——许清河有时候是清醒的,但今天没有,她手指缠着毛线球(他爷爷把屋子里所有可能扎手的东西都藏起来了)一边织毛衣一边问黄少天这个是谁呀长得可像我家三儿了。黄少天就答,三子他儿,你跟三子他爹说三子儿子要出去一趟。

许清河笑他,三儿才中学呢,哪来的儿子。三儿我知道是你拿了你大姐的胭脂,快别玩了给你大姐还回去。黄少天也不否认,就和她说你记得和三子他爹说我出门一趟啊,你照顾好自己明白吗?许清河大家闺秀出身的也不动粗,就说装什么老成,你娘我还照顾不好自己,快去给你大姐还了胭脂,她要用的。

黄少天应了声就溜走了,他要去喻文州家。

去喻文州家做什么?

当然不是看喻文州,他要去找那只兔子。



————

现在我想槽一下我还没过第一个本命年的弟弟,大家可以忽略这段。

众所周知我是一个浮夸的人,写的东西也很浮夸——就算内容不浮夸,文风也很难不浮夸,我觉得这和我浮夸的爹有一定关系,但今天开电脑不小心看见我弟没关的文档(我爹喊他写随记),本来我不该看的但是我罪恶的眼睛把他写出来的部分全看了……

一点都不浮夸吓死我了,简直不像亲姐弟!悄咪咪放三个片段(好像是《我的学校》):

“几年前的那些事情,我已经不怎么记得了,总之就是一些同学走了,一些同学又来了。”

“现在已经不大清楚他叫什么了,也忘记了他的样子,但是他姓黄。我也去给他送过作业(他得红眼病了)。”

“说真的,我感觉我们班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每天感觉都是在重复上个星期的一些事情。真的不知道应该写什么才好。虽然现在我感觉每天都过得很快”

还有一句特别好的不过是他的小吐槽我就不放啦嘿嘿嘿,他一直不给我看他的随记(然而我最后不仅看了,还贴出来了),我爹妈也不改他的,况且他还没写完,上面那句就是我看见的最后一句,没有句号所以我也没打句号。

emmmmmmm……基因的选择性表达咯[摊手]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