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维勇维】我知道是你【哨向】

生贺///
又是标题废…肝完笔记本电池也只肝出三千,要死
 
 
维勇维/哨向
 
私设有/ooc如山/架空打怪兽/文笔渣成狗
 
 


Cha.1

胜生勇利跪坐在自家的榻榻米上,面前那张彩色照片旁摆着陶瓷的花瓶,一缕白烟幽幽地在照片上画了一道白线,随后在房间里横行而不见其踪。

 

“小维……”勇利苦笑了一下,“你到底去哪里了……”

 

照片上可以认出一个小男孩和一只小贵宾犬,男孩抱住卡其色的小贵宾犬笑得灿烂,从五官上并不难看出照片上的男孩正是小时候的勇利。

 

“勇利,准备好了吗?”真利探出头来问他,“马上就来。”勇利应了一声,又看了看那照片上的小贵宾犬,心知自家小狗不是丢了就是出事故了,却总不愿意承认。他站起身来,心怀留恋地看了一眼那张照片,却并没有带走。

 

五年前他高烧一场,醒来后不仅小维不见了,自己的向导能力也如同退化般逐渐消失,直到三个月前完全稳定下来——但那个时候他精神力的体检报告已经弱化到伴侣的程度了,伴侣这个概念就像守卫之于哨兵,是没有发育完全、精神力低下的一类人。


这种人不够被称为哨兵向导,而普通人也并不很能接受这类半怪胎半正常的人群:不论如何,人们心中总有芥蒂,就像他们能接受混血却始终觉得对方不纯,将其划分在外来人的区域内。好在军队人数不够,这个大群体才被当作人力资源接纳了进来。


军方不肯放弃他,只好以休假名义让他回家。勇利心里清楚,这只是一个借口,近来总能听到一些大洗牌的风声,也许他也会在这次洗牌中因为没有利用价值而被换掉——这是他回家前的猜测。


但他猜错了,昨天军方的调动书下来后,他才惊讶地发现:除了多出一个首席哨兵以及自己被调去外围星,似乎……他的权限变大了?


 

当然,勇利曾经想过辞职,只不过犹豫再三后选择再等一年,反正他的精神力还能用,伴侣再往下也不可能变回普通人。如此自我安慰着,他背起包,提着行李远离了家人的视线,他转过身去看了一眼,退役的父亲和母亲站在安检口的另一边,安检人员和仪器一层一层叠加起来遮挡他的目光,真利也站在那里,一如既往用微笑支持着他。

 

飞船从人潮的中心离开,抵达最偏远的地方,不至于寸草不生也不至于严寒或暴晒,因为这些词在漫长和枯燥面前算不了什么。离开霓虹分塔对勇利来说并没有什么不习惯,三年前的调动将他从前线调回塔内,现在不过是去训练星“恢复”,不如说他更适应这样的生活。

 

其实要说最偏远的地方也有些过分,这里是整个人类联邦的哨兵向导训练基地,街上的人是哨兵向导的比例几乎是四分之三,不少哨兵向导退役之后选择了留在这里,而他们没有觉醒的子女也成了这里的一份子,这个星球上的城市就是如此发展而来的。勇利并没有被安排到觉醒时接受训练的城市,他一路上左右打量这座陌生的城市,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训练营的居住区。

 

办理手续的小姑娘是个普通人,她递过钥匙时笑着对勇利说道:“您的室友上午就到了呢。”

勇利接过钥匙没有收回,他的手静止在那里,片刻才反应过来训练营的房子都是两人合住的。他觉醒时的伙伴披集目前也是东南分塔的首席向导,这一次不知道会遇到哪位小向导。勇利带着行李坐进车里,插入权限卡后,自动驾驶系统发出一声提示音,四平八稳地浮起来。

 

即使是修改了宪法的现在,哨兵向导所在的岗位也多是军方,且大多高层并没有多大实权。哨兵向导,包括守卫和伴侣的人数占据全世界的四分之一,却仍然像弱势群体一样。人们安逸地生活在繁荣的中心,很少想起来边疆开拓和清理变种生物的那四分之一。

 

好在法律仍然享有它应有的地位,联合政府给军方的拨款格外大方,就连训练营的的居住区都清一色是独栋别墅,不过是为了安全起见才规定两人合住罢了。当然,说到底还是因为这里是无人问津的边界,地广人稀。不少街区到了夜晚只开着路灯,形同大发展时代中期人口数量骤减时留下的一座座鬼城。

 

勇利深吸一口气,缓缓放出自己的精神触丝,柔软如蒲苇一般的精神力像海洋一样源源不断地外放,一层一层如波涛般推开。

 

然而警报器没有响起,响起的是自动驾驶仪干练的女声。勇利苦笑了一下,起身去拿行李。这栋别墅的面积比周围的都略大一些,看来是军方怕勇利觉得自己被冷落,为此下了一番苦心。勇利站在小花园的门口,虽然建筑是仿和式的,花园却杂糅着欧洲风格。勇利环顾四周,放下行李去拿水管。浅蓝色的绣球病恹恹地垂头,大概是移植过来就没人给它浇水。

 

勇利把水管一圈一圈卷回去的时候,一个黑影扑了过来,水管离了手,在空中蛇行几下落到了地上。

 

什么东西?好痛!

 

脑袋和地面亲密接触的时候,勇利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这种感觉于他而言再熟悉不过了,他惊喜地睁开眼睛——

“小维!”

 

咖啡色的贵宾犬朝他欢快的吐着舌头,还不忘摇一摇尾巴。勇利愣住了,他知道这只贵宾犬绝对不会是他的小维,可军方也太费心思了吧。这只贵宾犬显然比小维大了许多,毛色也更深一些,但的确是很像小维的……

 

不对,按年龄来讲,估计是小维像它……眼熟……勇利倏地一下坐起来,贵宾犬还在摇尾巴,他抱起贵宾犬凝视,最后近乎颤抖地放下了大狗。他再次深吸一口气,冲进屋子。

 

那人的确在起居室,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什么书,银色的刘海被拨开。那如江河湖泊一般带着天空澄澈之色的眼瞳从书上移开,似乎是有些不满来人引起了太大的动静,他眨了眨眼,一扫先前的不满,似乎是终于等到了棉花糖的小孩子,眼里闪烁着夜里天空中烟花一样的光。 




胜生勇利,男,24岁,原霓虹分塔首席向导,此时的表情可能难以形容。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未来一年的家里有一只哨兵?

为什么哨兵向导会变成室友?军方难道是把他卖了?虽然说估计买家是吃亏上当的那一个但……这个不合法的吧?他是没有精神体也没有发过结合热,可那个人是个货真价实的哨兵啊!就算他的室友真的是个哨兵而且超安全的,那——

 

为什么维克托 尼基福罗夫会在他家?

为什么稳坐黑暗哨兵五年的维克托 尼基福罗夫会在他即将入住的家?

 

军方是不是脑子都进水了?黑暗哨兵不执行任务跑到他家里……当室友?等等……

 

为什么他还若无其事地放下书坐起来,然后还理了理刘海?为什么他还可以那么淡定的朝自己打招呼?如果这些都不算什么,那好,谁能告诉他这家伙为什么只穿着浴衣做上面那些事?

 

“你好,我叫维克托 尼基福罗夫,从今天开始就住在你家啦。啊,你见过我的精神体了吧,他叫马卡钦,可以认识一下你的精神体吗?”

 

“那个……我没有精神体。”勇利的错愕和惊喜来不及收敛便被苍白所笼罩,他此刻恨不得立马离开此处,跑回花园拿起自己的行李就跑到楼上关门闭户。但关门有什么用,这是维克托。


“你有。”维克托斩钉截铁,笑容不减。

“的确军方也怀疑过小维是我的精神体,但它身上没有一点精神力。它只是我在觉醒那天偶然捡到的,可能是因为我的向导能力觉醒才发现它的吧。”勇利觉得他可能是因为资料不足对自己产生了什么误会,毕竟小维出现的日期和他向导能力觉醒是在同一天,如果不是军方查不出精神力,而自己的母亲和姐姐也能看见它,他自己也会以为小维是自己的精神体的。

 

“你的贵宾犬根本没有任何体检资料,即使是交给认识的兽医朋友检查,也肯定会保存一份基本资料的。”他果然去查了自己,勇利有些难堪地想着,继续解释道:“五年前我突然高烧昏倒,醒来后医院的人都说没有看到小维。我出院后一直在找它,后来我的精神力突然开始消失,当时失意,删掉了所有小维的资料,备份也没有留下。而实体资料只有之前一张照片,那张照片在我的资料上也有,你应该看到了。”

 

“那么我问你个问题,”勇利疑惑地抬起头来,穿着墨绿色浴衣的男子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你感觉到我的信息素了吗?”

 

走进起居室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好吗?有谁会没事干让信息素爬满墙的?勇利在心里忍不住吐槽,但他还是很配合地点点头。

 

“那你在马卡钦身上感觉到了吗?”维克托笑了,那种笃定自信的笑和勇利在电视里见过的一模一样。

勇利怔住了,马卡钦扑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并不知道维克托的信息素是什么样的,但他是真真切切没有感觉到信息素的味道。他有些疑惑地开口道:“那你怎么知道马卡钦是你的精神体的?”

 

“因为那些向导想要帮我做精神疏导,然后她们的精神体就朝马卡钦扑过去了。”维克托耸耸肩,宽大的浴衣往下滑了滑,露出没有伤痕的肩膀。“根本碰不到马卡钦就趴在它面前了。”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有一次我刚好遇到一群男向导,结果一堆猛禽趴在马卡钦面前。”

 

维克托海蓝色的眼睛看着勇利,说出一句让他飘飘然的话:“哨兵与向导接触较多,但向导除了战场是很少见到哨兵的,你上战场时根本不带你的精神体,怎么会有人知道你有精神体。你的小贵宾犬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但它还好好的。”

 

勇利一副没回过神的样子站在那里,维克托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不由皱眉,出声提醒他:“你最好收一收你的精神触丝,小心被我的精神屏障反噬,虽然我很愿意让传说中的霓虹塔首席来给我疏导一下,但考虑到我的平均匹配度和你的精神状态,我建议你等一等。”末了他又带起一个微笑来:“毕竟有的是时间。”

 

勇利这才回过神来,一边喊着抱歉一遍准备收回自己的精神触丝。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勇利的精神触丝轻柔地落在维克托的精神屏障上。



cha.2

*
昨天说不肝完生贺不写作业…然后我要死了///哭////最后也只肝出三千QAQ

评论(14)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