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练笔】鸡同鸭讲

一发完/有点短/原创/BG向/文笔渣慎入



等最后一位访客也离开后,我轻轻掩住了门。

“你把衣服放进洗衣机了吗?”约瑟芬问我,他看上去面色有些苍白。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站在门前看着他。但他已经知道我的答案了,“你应该记得把衣服放进洗衣机的,而且要记得把口袋里的零钱拿出来。”

我语气不是很好,事实上我的确忘了把昨天买快餐剩下的零钱从要洗的大衣中拿出来了。“那你希望我现在去做吗?”

“不,”约瑟芬的声音很轻,他坐在床上,可能在我近来前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但你应该记得。”

“哦。”我不想看他,侧头看见了一束花,那是一束很刺眼的花,娇艳欲滴,上面还粘着细碎的流动的水晶,浅浅的粉色花瓣已经张开了,四溢着生命力。我并不能很好的在约瑟芬面前控制自己的情绪,以至于我自己都知道现在我脸色看起来会有多么臭。

约瑟芬自然也注意到了,他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看见了身侧那束花,他解释道:“是特蕾莎送的,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

我咬牙切齿:“我也知道你的初恋女友现在不可能对你有什么意思。”

他倏地一下笑了,这让他的脸色好看了很多,他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抬起头看着我。

“我希望你能买一束黄玫瑰来,这样我就可以换掉它了。”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他:“不要。”

“过来,”他说,拍了拍他身旁的位置。“我希望你离我近点,你知道吗?我好像没看见你戴我送你的那条项链。”

我在他旁边坐了下来,“现在我离你更远了,”我语气不善,“我一定要戴着你送我的项链吗?”

他看着我的眼睛,我一点也不想看他,可是我没有办法拒绝他的凝视,这让我更不开心了。

“我讨厌莉莉。”

约瑟芬没有一点犹豫地接口:“我真的和她没有什么,都是俱乐部的人乱传的。”

“你大学的时候是很多女孩的暗恋对象。”

他揉了揉头发,我在想他有多久没有洗头发了,也许是一天?两天?我有点记不清了。

“我想吃个苹果。”他说,我冷哼了一声,去拿了个苹果削。

“你不能在房间里削苹果,最好也别在房间里吃苹果。”他看着我削苹果的动作,突然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

我把水果刀扔到了地上,但左手还拿着削好的苹果。“怎么,你还想要我出去给你削?”

“不要在房间里吃零食,不好清洁。”他眉头都没皱一下,看着我把水果刀捡了起来,“水洒到木地板上其实也不太好。”

我把苹果放在了一边,端起粥来。“你要不要喝口粥,刚才他们来你应该没好好吃东西吧。”

我舀起一勺送到他嘴边,他喝了一口,然后又开始叨叨:“你吃的水果有点少,如果不喜欢苹果你可以买些别的。”

我又舀了一勺,他这下不喝了。“你不喜欢我送你的围巾吗?最近天气有点凉。”他问我。

我放下粥来给他递过苹果,终于轮到我说话了,“英格尔最近出了首新歌,我觉得MV挺好看的。”

他好像觉得不回我一句就不礼貌似的,“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不要晚上十二点以后睡觉。”

我说:“那你挺特殊的。”

他又啃起了苹果,苹果有那么好吃吗?

“我真想把你的头砍下来。”我看着他吃苹果的样子,突然说了句。

“你如果给我跳支舞,我就自己把头砍下来给你。”他说。

“我发现淡奶油坏了。”我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戒指。

“那你应该自己去买,我把慕斯的做法和材料都写下来了……”

“我不想把厨房搞得一团糟。”我觉得我说得不是委婉,是委屈。

“我不介意的。”
“你当然不介意啊!你介意什么!”我说,事实上我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大,“你就介意我今天没有戴你送我的项链,你就介意特蕾莎送你花了我却没有送你黄玫瑰,你就是不喝粥就是要吃苹果,你真是糟糕透了!”

“你说话慢一点,不要那么大声。”他捂着额头,好像他头疼一样的。

“我说话快你不是听清了吗?说话大声怎么了?你嫌我给你丢脸吗?”我压着声音顶撞他。

“你真是糟糕透了,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我不仅没有把厨房搞得一团糟,我还学会了做慕斯,不是只有你才能做出甜品的。”我平静了一点,但好像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的论文被他们选上去了,下个月就能发表,你看看这些时间里你都做了些什么。”我一口气说了很多话,他好像接不上来了,所以我换了个话题:“为什么要住这边呢?你应该离花园近一点,不然你都不去散步。”

“咱们家的房子是你选的。”他说。

“为什么墙要是白色的呢?这样很容易弄脏,还有被子,是的,被子,那也是白色的,你不觉得生活都变得枯燥了吗?我们怎么待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我朝他发牢骚,实际上我也不想发牢骚可是,能朝他发牢骚的东西多得我不得不说出来。

“如果你真的喜欢色彩,为什么不贴墙纸呢?”他给了我这么一个建议,不过我不觉得我会采用。

“你觉得我们家现在和荒漠有什么区别?”我说,“而且我们应该自己把家里重新装修一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完完全全换新,这是个大工程,花的时间有点长,不过没关系,我的年假就要到了。”

“我们应该养只猫,我很早就想养一只猫了,我不需要你给我买,我们去救助中心领养一只就对了,我肯定会一眼相中它的。”

“就像你在见到我的瞬间就知道是我了一样。”他说。

“没错,”我说,“不是,这和王尔德没有关系。”

“我还以为只有我会在自深深处的借书卡里写七次名字。”

“我希望它是长毛的,骄矜一点,不需要我天天带她出去散步。”

“你养猫的时候不需要和别人遛狗一样遛猫。”

“瞧,”我说,“你总觉得我一定会把事情搞砸一样。”

“你真可爱。”

“猫会很可爱,你必须喜欢它,它会是家里的一份子。”

“别这样,朱莉安娜。”他突然无奈地笑了,真是糟糕透了!他一露出这种笑容就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亏欠了他什么似的,必须要听他的话,实际上我没有欠他什么,财产都是我们共有的,我又没藏私房钱。还有他的眼睛,泛着南海边上的珍珠的光泽,柔和的像是冬天照在雪人身上的阳光,“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还没活够的。”他说。



*
我好难过,本来说练一下环境描写结果就脑洞大开了,下周考试求奶

另外可能很难想到,Lily可以做英文名也有百合花的意思

哇啊我的期末Q皿Q求你让我学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