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维勇维】我知道是你【哨向】

私设有/ooc如山/架空打怪兽/文笔飘忽不定


Cha.1   Cha.2   Cha.3

另外


1.这是一个关于soul mate的故事,全程维勇维only而且只有糖没有渣,虐是有的,剧情需要,只有一个人,不是维勇


2.本文CP维勇维,前期暂时是维勇,不吃勇维的小伙伴们注意避雷!!!



Cha.4

“哈?开玩笑吧!”尤里首先就忍不住了,这倒不能怪罪于他年龄小,一旁的披集同样瞪大了双眼,而勇利则相对淡定了不少,但他心里也不敢相信,他对于这份文件的猜测也并没有保守到哪里去,“驱逐”这个概念已经很严重,更何况是消除。哨兵向导是一个怎样的群体?占了全联盟人口的四分之一,占了军队百分之八十八的人口,这样一个群体,竟然有人想要将其完全抹除。哪有这样的说法?


“那……军队。”勇利颤着声音开口,但他提出的却是目前能找到最有利的反驳。军队绝大部分的成员都是哨兵向导,抵御来自变种生物的威胁,如果要消除哨兵向导,那么人类将要面临的便是成群的变种生物了——这些变种生物能够适应太空的辐射,虽然不能在太空中飞行,但一种远超人类目前科学能及的运输方法使得他们能够近距离进行空间跳跃——不知道是虫洞还是空间折叠,然而近来有一种声音又表示:通过长期调查,他们发现这种东西更像是自然产生而非变种生物的特殊能力。


这个结果喜忧参半,不论如何,失去了哨兵向导的人类军队,根本没有可能抵挡变异生物的威胁。


“第一批研发机甲的试用机已经在测试阶段了,只要缓慢消减并增大征兵数量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维克托皱起眉毛,这个消息他显然也是才得到的,这个消息对全人类来说是一件大好事,而要是考虑到哨兵向导的社会地位,这可能就不是一个好消息了——他们大部分人,除了军队再没有其他去处,许多场合仍然拒绝哨兵向导的存在,愿意接受他们的地方也大多不会同时接受哨兵和向导,哨兵和向导对他们来说不是人,是退化了的没有理智的生物,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举止,就连生理反应都是信息素的匹配而不是精神上的相互吸引。


不是没尝试过解释,但深陷恐惧中的人们在自己营造的恐怖环境里画地为牢,只有那个小圈里才是安全的。


勇利听说过一个二级向导自杀的故事,这位向导喜欢上了一位普通姑娘,运气好的是这位姑娘也同样倾心与他,但姑娘的父母极力反对这门婚事,最后抵不过女儿哀求,还是答应了二者的婚姻。但时不时询问向导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你们是不是可以看透别人内心呀?”,“你有没有和哪个哨兵有十分高的匹配度呀?”,但这些都还好,令那个向导忍受不了的是姑娘的家长在喝他泡的茶和他谈人生时,总是会用“你们”和“我们人类”这样的字眼。


他听说那个向导自杀的时候吓了一跳,但很快便能想明白并恢复过来。

如果女方的家长说的只是“我们普通人”,或许事情还不至于糟糕到这一步。


勇利曾经走在大街上,时任分塔首席向导的他清楚地听见人们是如何形容哨兵向导的。


退化人,返祖人,禽兽,失败品。


从第一例哨兵诞生开始计算,哨兵向导已经出现在人们视野数千年了,而按照哨兵原始基因理论,哨兵和向导甚至都不能算是伴人类而生,而是人类族群中的领袖。随着星际大航海时代的到来,相信这个理论的普通人越来越少了。


“那我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勇利问道。

“调查。”维克托说,“兽潮引爆前发过来的一些消息令人有些不安,但康派的保密措施实在太严,只能派我们过去调查。而且,数名首席离开分塔这个消息……大概也能起到引蛇出洞的作用了。”


尤里已经理解维克托的意思了,他朝勇利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快便又收回目光。“多亏了这只猪,那帮纯血种现在提心掉胆怕的不行吧。”

“诶?”勇利疑惑地看向尤里,见对方丝毫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只得朝披集使了个眼神。披集立刻便反应过来,结合刚才的对话,他也将这次任务的计划理解得七七八八,于是便开口解释道:“那边现在最害怕的应该是我们首席的意见全部达成统一,按照原始基因理论来说,所有人都会绝对听从于黑暗哨兵。虽然这是一种过于夸张的说法,但实际上首席在分塔的能力的确有这么大。”


“而东南和矛塔以及结盟,东塔一直和鹰塔关系密切,而私下里东南塔和东塔的关系也非常友好,“庄园”本身就是一个大联盟,至于其他较小的塔,在军部所拥有的话事权并不高,剩下的就是霓虹塔。”披集接着解释道。

“霓虹塔首席向导胜生勇利,出了名的废柴向导,如果能许诺一些条件拉到康派就相当于拉拢了霓虹塔,但这个时候你被调到外围星了,维克托这个笨蛋竟然还和你绑定了搭档关系。”尤里已经听不下去披集耐心的解释了,直接将重点指了出来,说完他还有些面色怪异地看了一眼维克托。


“我?可是我已经不是向导了啊。”勇利看向地下,双手握成拳头放在膝盖上,仿佛是在极力隐忍些什么。他知道自己还是霓虹塔的首席向导,但塔里还有一个首席哨兵,虽然他的职权有一定范围的扩大,可是这种权利对于一个失去向导能力的人来说又有什么用呢?


维克托微笑着抬起勇利的手来,勇利下意识地抬头看他,对面的披集已经神智不清地戴上眼罩准备睡觉,尤里则嘁了一声转过头去拖着下巴。他听见黑暗哨兵蛊惑人的声音:“我和米拉走得也很近,我和尤里走得也很近,你说为什么那边会那么在意你?”


黑暗哨兵不等他回答便接着说道:“因为你代表的不是你,而是霓虹塔。”


“我已经不是……”

“嘘……”维克托伸出一根手指当在他的最前,勇利几乎要迷失在他的微笑里:“整个霓虹塔都以你为骄傲,你是真正的首席。勇利,他们选出首席哨兵是为了保护你和塔,但你还是他们的首席,你不要忘了哨兵向导从来就不是官职大小决定首席的。”


“小南……”

“那个小哨兵崇拜你崇拜得要命,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模仿你,不止是他,整个霓虹塔的向导都在模仿你,而哨兵也全都听从于你。勇利,你一点都不弱小呢。”维克托抬起勇利的下巴,使勇利的目光和他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他一点一点播开向导心中的忧郁和怯懦,不需要任何理由,勇利认为自己可以相信他。他伸出手来,将要盖在维克托贴在他右脸的手上。


“臭死了!你们两个发情给我下船再发!”尤里扔了一个东西过来,维克托笑着用另一只手接住,勇利这才看清是尤里的杯子。他有些尴尬,却听见面前那个人目不斜视地看着他,嘴角带笑。“尤里可真是淘气呢,像发脾气的小猫一样。”


“哈?!”尤里怒火中烧。


“这样吧,两个yuri分不清楚,那你就叫尤里奥吧。”


“维克托我杀了你!!”尤里抢走披集的抱枕就要扔。


“啊!好困哦,晚安尤里奥。”维克托像是看够了勇利,满足地闭上了眼睛,尤里奥手中的抱枕就要离手,刚快睡着的披集伸手去抢,勇利也站起身来拦住尤里,三人闹了半天,最后尤里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勇利,又朝着维克托哼了一声,到后方的单间睡觉去了,他和披集从分塔赶过来这两天根本没怎么休息,作为首席突然离开,各种开会和大幅度人员调整不说,他们走前还在执行任务,最好的状况也三天没有休息满五个小时了。




披集半梦半醒地被抢走抱枕,拖着一股怨气抱着抢回来的抱枕跑去了主控室睡。

下了船,就更难睡得安稳了。


勇利花了一小段时间接受对面两人突然离开去补觉的行为——尽管错愕,但并不是很意外,他在霓虹塔的时候也是这样,除了出任务就是安抚哨兵,后来因为身体问题不能出任务,也是高负荷地开会和训练,而安抚哨兵的任务并没有降低要求,他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安抚哨兵。


从前他一直以为是高层在压榨他最后的利用价值,但被一个首席向导和黑暗哨兵指着鼻子说你代表的是整座塔,他也忍不住在想,将出任务改为开会,并且不降低任务要求,是为了维护他的位置吗?而开会……是想要他接管整座塔的事务?


勇利突然觉得,自己先前想的那些事情全都太简单了。尽管他也有意识到人们对哨兵向导的抵触情绪,却并没有像维克托和雅科夫他们那样意识到危机,是以他才觉得军部对他是不重视的。


勇利并不知道,对于霓虹塔来说,他是这些年来霓虹塔最大的骄傲,是整座塔唯一承认的领袖。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强大,甚至在无形中成为了一座塔——或者说许多个小氏族领袖的领袖——以一个向导的身份。即使完全失去向导能力,他也将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作为霓虹塔的精神领袖存在着。


更何况他此时也不过是一个伴侣,还有向导能力。这微弱的向导能力能够勉强保证他的立场站在哨兵向导这一方,勇利的能力够不够资格担任首席比起哨兵向导能不能有尊严的活下去这件事,小到不能再小。这个时候除了勇利,根本没人在意他的能力有多强或者多弱。


不论是从感情上讲还是主次上讲,他们会永远支持勇利。


勇利闭上了双眼,信息素如同涟漪一般扩散开来,和涟漪不同的是,这股能量不但没有消减,反而隐隐有增强的征兆。起先是一点点的涟漪,若有若无地荡开,而后逐渐增强,宛如死水沟通了海洋,浪潮往前推动,轻轻地拍打着沙滩,远处的浪潮升到了半米高,仿佛还可以再增长,可以无穷无尽地升高。但最终那浪还是落下来了,翻起一点点的白沫,又落了下来。


维克托和勇利同时惊喜地睁开了眼睛,勇利激动地转过头去看维克托,见对方表示肯定的点头,还有那鼓励的微笑,勇利这才仿佛从天上稳稳地落了下来。作为一个首席向导,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伴侣的精神力就是一潭死水,再深的湖泊,也是一个死水湖。故而伴侣比起向导更接近普通人,大多数伴侣不过是比普通人更敏感地觉察他人的情绪波动而已,极少能用精神触丝去安抚,只是散开精神力起到减缓作用。向导不同于伴侣的便是主动且强大的安抚,甚至是攻击。


对于伴侣来说,向导能力有些鸡肋,只是个玩具偶尔用来辅助一下自身;但对于向导来说,向导能力就像他们的武器,越强的向导,武器也就越强大。


勇利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中露出一丝跃跃欲试的兴奋来。

C级向导——



Cha.5



-----

好久没写……总算是过完剧情了,总感觉yuri和victor的相遇是yuri的蜕变过程,从自卑到认识自己并不弱小,其实很强大,所有人的很相信他。就像原著中说的,我想要塑造一个有魔力的yuri,可能会失误可能不够完美,但他一直在努力,让别人的目光一直跟随。

所以对我来说,我希望,他是整个分塔的骄傲,于是我也这么写了。

嘿嘿嘿过完剧情就是各种互动了哈哈哈突然期待【不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