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维勇维】我知道是你【哨向】

私设有/ooc如山/架空打怪兽/文笔飘忽不定


Cha.1   Cha.2   Cha.3   Cha.4  Cha.5

另外


1.这是一个关于soul mate的故事,全程维勇维only而且只有糖没有渣,虐是有的,剧情需要,只有一个人,不是维勇


2.本文CP维勇维,前期暂时是维勇,不吃勇维的小伙伴们注意避雷!!!


4.文笔渣,文风受当时看的书或发生的事情影响,经常摇摆不定,所以大修是必然的,TAT另外这么久不更对不起!!!


Cha.6

维克托走上前去和季光虹击掌,顺便礼节性地寒暄了一下:“什么时候来的?”

季光虹单手抱着他的头盔,抬起另一只手看了一眼通讯器,然后挠着头笑道:“睡了三个小时,感觉浑身都得劲。”


尤里其实挺想知道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眼下似乎并不是问的时候。披集和另外两人一样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他和勇利一起走在第二排耳语。虽然只有五个人,但能坐到首席这个位置,所经历的和被迫锻炼出来的习惯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极好的体现——季光虹打着哈欠走在最前面,批集和勇利并排在第二排,两只靠外的手各持一把手枪。尤里走在第三排,离最后的维克托很近,左耳戴着联络器,右手似乎拿着什么,但看起来并不显眼。维克托的腰间挂着一个匕首,但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别的攻击武器。


树叶之间透出些自然光来,倒真像是漫步在原始丛林一般。脚下的野草并不高,湿气略重,树的根部爬着青苔,偶尔有白点散乱地排布在树根之间。藤蔓顺着一些树的树干爬上去,顺着横向的树枝扩散开来。天空比死火山的湖更要安静,大气状况远优于中央星,更别说训练星。


“我们……”披集欲言又止。

“这里变异生物遍布整个星球,天上地上海里,连岩石缝里都有。动用核武和破坏环境有什么区别?靠血杀光吗?”季光虹步子没慢分毫,因而披集也并没有停下来。对方是哨兵,能听见他和勇利的耳语并不奇怪,就算不想听也很难不听,但披集奇怪的是季光虹的语气。那是一种和他在训练星认识的小少年截然不同的语气,沉稳犀利。这种语气从青年口中说出来多是不幸,更像是老前辈教导新人的话。更何况他刚开了个头,季光虹又是如何猜到他想说什么的?


“怎么?”季光虹脚步没有停,他刚问这句话便明白了,发出恍然大悟的轻笑,有些腼腆地解释道:“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老师和我说的。”这句话的语气从开始到结尾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开始有些感慨,声音停下的时候已经变回了他以往那种语气,带着青年的羞怯和善意的笑容。


“有些触景生情罢了。”




一行人往前走了大半程,尤里按住通讯器,脚步顿住。季光虹在尤里减缓步速的瞬间往右后方退了一步,维克托斜上前一小步半掩住尤里左侧,左手按在腰间。


“等等。”

勇利和披集同时侧身,勇利朝左披集朝右,肩膀紧贴,朝尤里靠过去,季光虹同步移动。直到彼此之间最近距离只有一步的时候这个队形转换才停下。


没有人开口问,尤里单手按着通讯器,另一只手则在点击手中握着的东西。过了两分钟他才放松紧绷的身子,然后解释道:“西北方有无线电信号,频率是二级传令,全方位发送的召回讯息。”这句话有一个潜台词:没被发现。


“确定方向。”维克托说道。

“东北方向一千七百米。目前正对方向是东北,不需要修正,预计十五分钟后到达联络点。”尤里立刻回道。


“晚了十一分钟?”勇利问。

尤里回给他一个白眼,“我拜托你考虑一下客机的感受,人家好歹是台新机。”就这样拿来糟蹋还不允许慢几分钟。

“两年前的新机。”披集就差没拍手叫好。


勇利被这莫名其妙的倒戈困惑到了,转头看看披集,而后又扭回头看前面的季光虹,似乎是突然想起什么来:“前面会有吗?”

“可能,毕竟选址的时候有考虑这个情况。”季光虹显然是一行人中最清楚目前状况的一位,因此当勇利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马上考虑到了另一种可能。“我让大鹏鸟先过去吧。”


没等维克托发话,季光虹身边就窜出去一个身影,有些红,并不很大,但胜在速度快,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时,那个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前方了。而其他人也很快反应过来勇利所指的东西——变异生物。


变异生物拥有微弱的精神力,在强度上与C级及以下等级的哨兵向导高度相似。季光虹所谓的选址有考虑这个情况,便是担心正规军的设备发现小规模精神力集中。如果将据点建在群居的较强变异生物的密集活动区,那么也能顺理成章的被认为是一群变异生物。军队说是来铲除变异生物的,实际上并不会这么简单,不论是康派还是村派,两家有点地位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


不是往前冲就是好兵,不是铲除邪恶就是正义。但双方目的相同,出发点可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好在变异生物没有脑子,除了掌握逆天的空间传输能力外,还有变态的繁殖力和惊人的种群数,如果两方硬拼,人类一方肯定会全灭,如果智取,人类也是处于劣势的一方。但高等智慧生物硬是凭着脑子与这群个头大脑子小的物种略占优势。


这能说明什么?脑子的重要性?恐怕此刻困于内斗的一群人并没有立场说这句话。智力为人们在尚武外开启了另一条道路,也仅仅是开了另一条路而已。比如勇利想到可能会有兽群出现,比如季光虹担心被兽群拖住而想办法先把安全到达的消息传达过去,比如维克托对季光虹自作主张的行为没有任何点评。


但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一行人并没有在接下来的一刻钟内遇到任何动物,而勇利也终于看清了那个红色的身影。


它停在一个少年的左肩上,少年略有些长的棕发落在火红的羽毛上。少年抬起手刮了一下鸟喙,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来的一行人。和季光虹一样,那个少年带着稚气的笑容,却没有季光虹那般腼腆。


“大鹏鸟?这不是只朱雀吗?”精神体垂落到少年腰间的尾羽有着雀屏似的花纹,火红的羽毛仿佛是从一池火焰中跃出,鸟兽高傲地抬着头,恍惚间有如等待主人的忠犬,然而那恍惚过去后便像是一位审阅士兵的将军。


季光虹摸着后脑笑道:“老师给他起的名字啦。”


披集撇撇嘴,他和勇利有着相似的感觉,是以即便季光虹解释了一下,他仍是觉得不大对劲。打量季光虹的精神体的一行人中,维克托率先迈开了步子,他走上前握拳和少年碰了一下,然后侧过身看向众人,大鹏鸟拍了两下翅膀,像是蒲公英般被风送到了季光虹的肩上。


“早就在等你们,看到大鹏鸟我就放心了。”少年终于开口,转身带路。“第一次的基地在地下,但面积比较小,所以现在地下都改成宿舍了,而我们扩建的地址在地面。”


尤里皱眉,“露天?”


少年回道:“是的,我们用了光学屏障和仿生仪,安全强度很高。”


“仿生仪的管理和值班制度你们用的是哪一套?”

少年有些惊讶地停住脚转过身来,走在前面的维克托和尤里同样转过身来。勇利在说完这句话才意识到不对,他正准备道歉,却无意间对上了维克托的眼神。黑暗哨兵没有震怒也没有怀疑,反倒用一种赞赏的眼光看向他,又似乎是透过他看懂了什么。披集和季光虹似乎并未觉察到不对劲,只是因为众人停下来才跟着停下来。


少年看向季光虹,见季光虹点头,才又转回身去带路。

“十七军的那套,不过我们有做微调。”末了他又补充一句,“我是鹰塔次席雷奥 伊格莱西亚。请原谅我对你的不敬,我以为……”


“走吧。”维克托打断雷奥的话,他刻意放慢了脚步,披集和季光虹也很识趣地落后于勇利。


“不要怪他。”勇利抬起头看向维克托,似乎是在问责怪什么。

“鹰塔和霓虹塔隔的比较远,他和你关系不像披集和你那样亲近,也没有季光虹那么全面的情报,他一年前受封次席,自己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好,对你的了解也很有限。你们塔里的大人物把你保护得太好,他还以为首席是小南。”维克托和他并排前行,进了警戒区后披集和季光虹拉开了很大的距离,此刻也难说能听到两人耳语。


“你还记得我当时怎么和你解释同居的吗?”维克托问道,勇利点了点头。哨兵目视前方,却仿佛看见了向导的回应。


勇利若有所思,“你们早就计划好了吧。”

维克托看他一眼,而后移正视线笑道:“你并不在我们的计划内。”勇利惊讶地看向他,正和维克托盈满笑意的眼对在一起。

“如果不是我……”


刚开口,他自己便笑出了声,似乎在自嘲,又似乎在庆幸些什么。

“如果不是我看到了你的战斗录像,我可能就要错过你了。”


勇利的耳尖有些发红,“我可能就要错过你”这句话就像是情人间的耳语,像是某种蛊惑他的暗示。他没有接话,但他明白维克托的意思,维克托似乎很自信自己能让他听懂,并没有说下去。


这句话中包含着赏识,但对于一个精神力退化的向导来说,赏识似乎没有多大作用。而维克托对于二人精神力的匹配度表现出的惊讶也并不假,这说明他并不是因为什么玄学而感应到什么东西前来找他。


可他来找他,的确是带有某种目的,或者说某种试探。

军方也真是够包容的啊,勇利在心里感慨,但想到自己先前那些猜测,他又不由得笑了出来。




据点真的很神奇,神奇到尤里想找出设计师来大战三百回合。这种感觉是看清据点的那一瞬间产生的,就在他看见一栋贴着断崖的小别墅的时候。


季光虹淡定地和大家解释:“其实很多大官员都喜欢刺激,找军部疏通在外围星建别墅,每两三年过来捕猎一次……”这里变异生物集中,都不用走远,基于地形优势出意外的可能也比较小,很符合建林中小屋的条件,被看到也可以搪塞一段时间。


尤里更不淡定了,“所以你们这是就地取材?”


雷奥比季光虹更加淡定:“我们疏通了它的主人。”


勇利:“……”

季光虹:“……”

披集:“……”

尤里炸毛:“你们是不是全都脑子进水了拿人家的房子来做据点还是那种见不得光的房子那还是政府要员要是被用来威胁”


“不会的。”维克托格外淡定。

“哈?”尤里瞪他。

“这是莉莉娅的别墅。”

“所以?”尤里依然瞪着他。

“莉莉娅 巴拉诺夫斯卡娃。”

“?!!”


------

被微信折磨了两年身心俱疲的我想要用回qq想要返圈,有没有扩列的小伙伴呀QWQ给自己打个广告(?)求私信ww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