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全职】满城风雨_01

群内六月月练选题b

主角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不知道最后能不能走到一起(为什么你写文章会写成这个样子自己反省一下),希望可以吧,结局不会霸道总裁不会拉郎不会莎乐美,所以暂时不打tag,什么时候看上去能谈恋爱了我再打tag。


请先走食用须知!!!!


如果可以那就开始吧——




蓝雨城——


瑞帕布里克的七大主城之一,是七大主城最南边的一座,东部和南部都是蓝海,海岸线曲折,夏季多雨冬季也时有降雨,是以蓝雨这个名字已经被使用了上千年。这座城市美丽而整洁,没有老旧的露天电线,街道上也没有随地可见的垃圾。


蓝雨城最美要数东南花园,东南花园有两部分,被瑾江的河口三角洲分开。整座城的高度由东南向西北呈幂函数状递增,而严寒的风也被外围密集高大的房屋阻隔,造就了美丽的蓝雨城。




一只脚落在没有掺杂泥土的水坑中,溅起的水混杂着不知是机油还是什么青黑的液体落到那米色的裤脚上,黑色的运动鞋已经被打湿,液体顺着鞋上磨得只剩一层网的地方过滤进去。


幽暗的巷子里除了一个巨大的三类垃圾桶和一个下水道便什么都不剩,连残羹剩饭都没有,更别说一只瘦得皮包骨的老鼠或猫了,也没有鸟愿意来这里排泄。这里还定期除虫除蚁,所以连会飞的不会飞的小东西也全都看不见。


但这里来了一个人,一个奔跑着的,急促喘息着的人。

活生生的人。


当然人也并不是没有,只是人们都只会在早晨七点到七点半的时候把三袋垃圾带过来扔掉,然后就不再问津此处。此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虽然这里看不出来,密密麻麻的建筑中白天远比黑夜要昏暗。

这个时候绝不应该有人。


那个人在下水道前停了下来,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个香水瓶子来,对着周围喷了四五下,然后走到靠墙的分类垃圾桶前,抬起挡板,冲着没有任何异味的某类垃圾桶内连喷了两下,便收回瓶子,又从那下半截脏得看不出原先长什么样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两三个小白球丢在井盖上。


那几个白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白烟,最后消散开来。那人似乎一点也不着急,等到白烟散去,用嗅化学试剂的手法满意地嗅了嗅,然后抬起一只脚,重重跺在下水道井盖上。


咚——咚!咚——咚——




咚咚咚——


叶修和魏琛同时扭过头去看那砧板款式的木门,只见叼着烟的两人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接着叶修拿下闪着蓝光的烟,不紧不慢地问道:“谁啊?”


门外的青年似乎很不耐烦,有些急躁地喊了一句:“是我,快开门。”


叶修和魏琛两人又交换了一下眼神,魏琛正准备去开门,室内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魏琛啧了声,更换目标去拿桌上的手电,离门更近的叶修则把烟塞回嘴里去开门,刚好在魏琛找到手电朝门口照去时,叶修拉开了门。



“我靠你们玩什么好辣眼睛叶修你个不要脸的快点开灯!”黄少天当机立断抬起手臂,顶着强光走了进去,叶修一遍关门上锁一边毫不犹豫地出卖魏琛:“魏琛拿的手电!”


魏琛更是毫不犹豫:“灯坏了。”


“又坏了?”黄少天问,“就不能买个好点的灯吗?”

“买不起买不起。”魏琛谦虚地推辞。

“买得起惹不起。”叶修夹着烟笑眯眯地说。


黄少天接下魏琛丢给他的手电朝角落走了过去,摆弄了两下什么东西后破口大骂:“你以为你在怼微博水军吗惹不起惹不起,自己过来看!”

魏琛举着手电照黄少天,借着微弱的光线和叶修对唇语。


-少天怎么了?

-被你辣到眼睛了。

-去!没你辣眼睛!你看得清楚不?到底怎么了?


叶修朝两道光线共同照射的地方看去,奈何黄少天挡着看不清楚,只得转回头来回答:


-难道是刚才你拍得太用力,坏掉了?

-我就拍了一次,你拍了四五次了!


“你们自己过来看!”黄少天又喊了一遍,叶修朝魏琛耸耸肩,率先走过去蹲下。

“电线松了都不检查一下,怎么会松成这个鬼样子,都快掉下来了!”黄少天指着简易发电机的一处电线说道,“还说是灯泡的问题。”


叶修和魏琛朝着黄少天指的地方看去,果然那处的电线已经将掉未掉,裸露在外的铜线竖直向下摆出了一个“1”字,叶修站起身来语重心长地说道:“老魏,都叫你不要拍了。”

魏琛大为光火:“是你说东西坏了拍一下就好了!”


恰好此时灯亮,叶修话题一转:“拿到了吗?”

黄少天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用手帕包住的U盘放到桌面上。魏琛和叶修同时沉默了,半晌,叶修拿起那个U盘,状似不经意道:“什么情况?”


黄少天又摇了摇头,然后看着铺满方桌的地图低声说:“他被跟踪了,我刚拿了准备走,就听到他突然大喊’我没有做坏事’,还好垃圾场有个废弃多年的狗洞,我从狗洞跑了。出来之后路也没绕就回来了。”


我没有做坏事?

这像是一个普通人被秩序管理员抓住时的再普通不过的挣扎之一,在此时却丝毫没有那个味道。违反《守时法》的市民按照违规程度将被看守三个月以上,那人既然是偷了这种东西,自然知道自己躲不过审查,喊这一句只是为了给黄少天发警告。


甚至有可能他并没有被发现,但他看见了秩序管理员。因为黄少天可能会被看见,黄少天可能会被抓到,所以他喊了出来。


接下来他会怎么做?

审查必经手续是注射精神类药物,他无论如何都躲不过这一关,若是想不出卖黄少天,只有一种办法。


魏琛问:“他的家人那边处理好了吗?”

黄少天点了头。

魏琛沉默了一下,说:“那用这个东西,换个LED灯吧。”


“你给全村人都装LED都可以了。”叶修降了温度的声音从桌子另一段传来,魏琛和黄少天同时看过去,只见叶修神色严肃,他似乎在输入什么东西,咔哒咔哒敲着五颜六色的键盘,大部分按键都需要用力快速地按下去,其中几个还得顺便帮忙提起来,每个字母的输入都必须间隔一下,即使这样,叶修的速度依然很可观。


魏琛和黄少天从方桌的两边绕过去看那台“笔记本电脑”重影的屏幕,魏琛没有看叶修输入的那块小黑框,直接打量起了U盘的内容,光看了一行他的神色便同叶修一模一样凝下来。


“谁在帮我们?”黄少天同样也看到了那一行行文件的名字,疑惑道。


叶修嗤笑,“帮?他是在和咱们换条件呢!”

黄少天蹙眉,“谁?”


叶修看着魏琛一点点阴沉下来的脸,如打趣般说道:“还能有谁胆子这么大?当然是咱们的城主大人啊!”



“索克萨尔先生。”

叶修念出名字的同时,屏幕上重影了三层的小黑框显示出一封信的最后一行。




魏琛摔门而去。

叶修大喊了一句:“记得拿根新的钨丝回来!”

黄少天正要去追,一只手臂被叶修抓住,他回头看叶修,老烟枪和蔼可亲地咬着电子烟冲他笑了笑,“少天啊,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







“姓名。”

“流木。”

“姓什么?”

“你大爷。”


记录员掐着表数了五秒,关了电流。

“姓什么?”

“呸!”


“姓什么?”

旁边的人看了一眼,带着劝解的口气对坐在对面观察室椅子上的青年说道:“你做错了事情就要勇于承担,只是《守时法》和《身份信息登记法》而已,你只要认真改正,三年后就可以重新回来了。”


“老子没做错事!”黄少天的话异常短,也许是因为不想浪费口角,又也许是电流的刺激使他双唇颤抖,再说下去声音就会开始发颤。


记录员没有理他,暗自嘀咕了一句不知从哪传出来的脏话“小学生”后,便停下电流。

“姓什么?”

黄少天小声地说了一句。

记录员调大了麦克风音量,面不改色:“重复一遍。”


你忏悔吧!!!!!黄少天大笑着喊出来。

记录员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准备实施例行的电击,他的手刚抬到开关那里,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悬空停在了他的手背上。记录员下意识地抬头看去,接着露出崇拜的目光来,在那人随意地挥手间彬彬有礼地退下。


“你好,”那人在仪表台上按了几下,束缚黄少天双手双脚的铁环松了开来,黄少天坐着不动,如狼一般警惕地盯着来人。


“需要我扶你起来吗?”来人打开了门,颇有礼貌地朝黄少天鞠了一躬,“非常抱歉我迟到了,造成深重的误会,请你原谅。”

他始终带着得体的微笑,不显得虚伪也不显得浮夸,黄少天却不领他的情,冷笑道:“迟到是为了向我示威吧,索克萨尔先生。”


索克萨尔微笑着,但并未走进。

“你误会了,少天。”


黄少天一脸如同吃到秋葵的神情:“呸呸呸呸呸,谁和你这么熟了城主大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吃瓜群众,请对我友好一点。”

索克萨尔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依旧带着暖如春风的微笑:“你可以喊我文州,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巧了,我要去的地方和你名字差不多。”

他指的是雨州监狱,蓝雨城关押重要犯人的地方。


喻文州失笑:“你很幽默。”

黄少天谦虚地回礼:“你很虚伪。”


喻文州并没有回应他的讽刺,而是恍若未闻地重复先前的问题:“需要我扶你起来吗?”

他不等黄少天回答便走了过去,朝黄少天伸出一只手。黄少天看着那只漂亮的手怔了半晌,旋即撑着椅子站了起来,他将脊梁挺得笔直,吸气收腹抬高脖子,这使他能够与喻文州保持平视。他看着喻文州棕色的瞳孔不知在想什么,马上又从那种呆愣的神情中恢复过来,纠正道:“你可以叫我黄少。”


喻文州毫不尴尬地收回手,然后笑着摇头,对于自幼在花园区长大的他来说,“某少”“某爷”都是陌生的称呼,如果换做魏琛或叶修在此,他定是笑面虎的神情面对那两个老奸巨猾的自由领袖,自然也不会喊出如此亲昵的称呼。

“那我能称呼你……’妖刀’吗?”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说出这句话,“夜雨声烦,荣耀组织第三领导人,21岁,父亲在“蓝溪阁”号邮轮上工作,母亲是随船护士,“彩色海洋”事件中由于等级不够均未登上逃生艇。多次参与并带领造反活动,因其利落的剑法被治安维护军称作妖刀。”


黄少天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我说你这人话怎么这么多啊?别人给我起的名字我承认了吗?还有啊,你都说了治安维护军给我起的,你是治安维护军吗?”


他说话很快,喻文州听得一愣一愣的,听完才想起了什么,极为礼貌地笑道:“魏先生和我说你紧张的时候说话会很快,没想到会这么快。”这样的玩笑并不算特别失礼,却又能让人放下一部分戒心,虽然黄少天不怎么吃这套,但听到魏琛这个名字的时候果然并没有刚才那么针对他了,憋了半天他才说出了一句:“那随便你吧。”


喻文州没有再提扶黄少天的事,他站在门口侧过身来比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温声道:“这里不方便谈话,去我的办公室吧。”



“你就这么放心让他去了!”魏琛一口气喝完杯里的茶水,把杯子几乎是用砸的方式放回了桌上。叶修脚交叉搭在方桌上,一份巨大的报纸挡住了他的上半身,只隔着报纸听见他叼着烟模糊不清地发出几个音。

“干嘛!”魏琛没好气。

叶修叹了一口气,把电子烟夹在指间,然后懒洋洋地重复:“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魏琛刚想说什么便被叶修截断:“他不可能和你谈,就算你从那个位置下来快十年,就算他现在远比你老油条,他也怕你在中心还留了一手什么。我的话,”叶修翻页,抖了抖报纸,状似感慨:“他好像查到什么了。”


魏琛栽回椅子上,又端起空杯子喃喃:“开放部分网络,撤销部分实名法案……他是吃死了咱们会答应啊。”

叶修翻了一页报纸,“走一步算一步,起码咱们以后不用自己做灯泡了。兄弟们也不用整天眯着眼睛省电池来发电了。”


魏琛看了一眼叶修,没有说话。




“叶秋?那个立法的谁谁谁?”黄少天喝了一口奶茶,还好他只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他毫不犹豫地把奶茶吐回杯子中,也不管恶不恶心,朝着喻文州大声发问:“这么甜?”


喻文州歉意地笑了笑,从茶柜里拿出一个窝窝头状的纸包问他:“不小心加多了一点糖,你要喝茶吗?”


黄少天顾不得其他就走上前去抢走了他的茶叶,“别别别别别您哪,这真的是一点吗?你是想甜死我吧!放开放开我泡我泡,你说事,小爷赶着走。”

然后抢过茶转身嘀咕:“惹不起手残我还躲不起吗。”


喻文州无意识地勾起嘴角,“你可以把剩下的带回去。”

黄少天也不跟他客气,随性地摆摆手,坐下来洗茶具。


“叶秋,就是你们那位君莫笑先生的孪生弟弟,是司法第二议事厅的叶家代表,也就是我们说的长老,叶家是保守派,叶家老一辈坚决反对一切消除阶级化的措施,不留一点余地”

黄少天吹了声口哨,“他弟弟可不是这样。比叶修那个家伙要脸多了。”喻文州颔首,“叶家家风比花园区多数家族严苛,他们在军部的力量非常大,所以这一次废除法案,叶家会是你们最大的敌人。”


黄少天冷笑,给喻文州倒了一整杯的茶,茶水因为表面张力而如果冻般摇晃,“我们?是你招来的敌人,不是我们。”

喻文州温和地笑笑,“希望我们能在这件事上达成一致。”他说着,伸出手推了推茶杯,茶水从倾斜的方向流出来,他不紧不慢地拿起杯子来喝了一口,然后摇晃着茶水消磨时间。


喻文州不会说他只是抛了个橄榄枝给荣耀组织,身为城主的他知道应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以此来达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魏琛曾经和黄少天说过,因为上一任城主突然甩手就走,花园区的几个大家族争着抢着要推自家人上位,最后有人拿搅屎棍胡搞了两下,推出一个别墅区的小孩子来。


这个小孩就是喻文州,他是蓝雨城分区以来第一个以别墅区身份走出来的城主,机会主义与温文儒雅的形象帮他一步一步巩固了这个位置。如果不是这场闹剧,十七岁时的喻文州会在大学毕业后被调入花园区,随后他可以与花园区普通家庭的一位少女互相倾心,正式成为花园区的一员。


毕竟他出生时被检测出优秀的变异基因,而花园区也的确是要补充新鲜血液。至于黄少天,一个密集区的家伙,又怎么会有人给他做基因检测?喻文州端起杯子放到嘴边,抬起眼仔细地打量黄少天,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黄少天有一头棕黄色的头发,微微带一点卷,他的眼睛是深邃的黑色,鼻子、嘴唇、皮肤,喻文州低下眼喝了一口茶,他发现黄少天很好看,不是“漂亮”或者“英俊”,属于带着朝气很耐看的那一类,笑起来有两个酒窝,格外的好看。


“你说吧城主大人,”黄少天顾着泡茶,为了多带一点茶叶回去,他泡茶并没有加多少茶,是以每次只能泡一杯的茶,这使得他光顾着泡茶而根本没有注意到喻文州的眼神。


喻文州把茶杯放到他面前,温声夸了一句:“你泡的茶很好喝。”







TBC.

———————

求评论!!!!求你们了小天使小仙女!说什么都好!挑错字语病也行谢谢你们啊QAQ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