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维勇维】我知道是你【哨向】

私设有/ooc如山/架空打怪兽/文笔飘忽不定这张反正是小学生水平了


Cha.1   Cha.2

另外


1.这是一个关于soul mate的故事,全程维勇维only而且只有糖没有渣,虐是有的,剧情需要,只有一个人,不是维勇


2.本文CP维勇维,前期暂时是维勇,不吃勇维的小伙伴们注意避雷!!!



Cha.3


军队内的抑制剂种类不下十种,光是供给未结合的成年向导的都有四种,信息素抑制剂的分类与使用是哨兵向导最重要的一课。勇利注射的那管抑制剂能够抑制向导素足足一个星期,这使得他原先便已有些虚无缥缈的精神力微弱得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注射抑制剂完全是遵守规章制度的。


如果不是他的体质具有特殊性,他甚至可能会使用一个月时长的。第六天的时候,他终于开始重新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而小维也终于能够重新控制自己的四肢,颤颤巍巍地从勇利怀中走出来。维克托昨日被军部喊去开会一直没有回来,倒是他的体脂率已经接近曾任首席向导时的最高值了——这也意味着配合练习的开始。


但不知怎么的,维克托昨日离开时颇有深意的神色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种蓄谋已久的感觉,让勇利隐隐约约感觉到什么。尤其是当勇利发现自己丢失了一套A级向导制服和首席徽章的时候。



勇利这一次的恢复期比以往要快上许多,到了第七天的时候他的生物钟已经恢复到了四点半,又是一管营养剂快速解决了一天的能量来源。背上背包后又抱起了小维,勇利跑着出了门。


晨光始,橙色的灯光开始黯淡,尚有些凉意的街道上并不孤单。哨兵向导的训练区别于普通人,哨兵本便强于普通人,训练时间短而训练强度大;向导的训练则更多是体能和精神力,并不需要消磨性格的洗脑磨砺,与普通军营里的生活更是大相径庭。此时街道上跑步的都是自发训练的哨兵和向导,而像勇利这样负重训练的也并不少。


当他抵达训练区时,一个身影站在风中。路灯早已熄灭,模拟阳光的亮度已经到了日均值,风还是有些凉的,卷起那人黑色的大衣,他的胸前没有一个徽章也没有能够看出军衔的标志,他的皮鞋有些风尘,似乎刚从远地返回。


训练营门口两位高大的士兵离他不远,却衬得他更加孤独,但那笔挺的身姿站在冷风中,头不曾低下,让人又品出一股孤傲的味来。


他在等待着什么……

某个人,某个到来,或者某个终究能被他等到的相遇。


他银色的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手上戴着黑色的毛手套,右手还拿着一个纸袋子——打包快餐的那种。他在寒冷中不卑不亢,像赤裸出生在雪地里的王。



勇利有些恍惚,维克托什么时候回来的?是刚刚吗?这么说配合训练要开始了?他的脚缓缓迈开第一步,小维从他的怀里跳下来,先一步朝那人奔过去,那人身后蹦出一只大贵宾犬,也摇着尾巴往他跑来。


似乎是得到一个充分的理由,勇利朝维克托走了过去,维克托看了一眼他的背后,“十?”


“二十。”勇利明白他在说什么,首席哨兵重新将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他没有说勇利逞强也没有让他把背包给自己,而是转身带头向后走去。“给你留了皮罗什基,这可是雅科夫带来的。”


雅科夫,矛塔分塔总负责人。这次的会议怕是关系到什么大事件,勇利看着维克托的背影,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感越来越强。如果是雅科夫过来而不是维克托去的话……勇利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确定了这件事与什么有关——


哨兵向导


只有偏远的训练星才是哨兵向导最安全的地方,来到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支持哨兵向导与普通人拥有完全相同的权利、义务、自由和责任。住在那几颗繁华的主星上的高管们根本不情愿来到这里,派过来监管的人权限也不足以参加会议,那么这样的会议所处在的环境恐怕是能达到的最机密的情况了。


他任首席期间不是没听过什么风声,何况是那诡异的人员调动……

轻柔精神力一点一点散开,如同化在风中的雾气一样毫不起眼,大狗和小狗时而相互啃来啃去,时而追逐着跑到了前方。小贵宾犬依旧欢快地摇着尾巴,维克托看了一眼吃皮罗什基吃得两眼发亮的勇利,将双手插进了风衣的口袋中。


这个方向是军用机场,因为实战演习需要,机场距离训练营并不远。但他们已经很明显走过训练营了,维克托并没有任何要进去的意图,他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走过了训练营。

勇利的大脑开始急速运转。

胜生勇利,24岁,曾任霓虹分塔首席向导六年之久,身为首席的骄傲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精神力雾气一样盘绕在两人周身,却并不阻断两人间的联系,只是一切窥探的手段都被微弱但数不胜数的精神力截断。

维克托停下脚步,他面上带着微笑——勇利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向导,他因为能力不足而慌张、缺乏自信,但他没有忘记任何身为首席向导应做到的和应具有的——冷静、责任,即使他的精神力在衰竭,他任然能够以自身优势完美的做到侦测、拦截信息和提供信息。



距离机场还有五公里……

距离机场还有三公里……

距离机场还有两点五公里的时候,维克托慢了勇利半步的距离。


“维克托……”勇利有些紧张地喊住对方,如果是在他全胜时期这当然不算麻烦,只是现在……

“勇利,”勇利侧过头去,哨兵仍然直视前方,只是给他一个弯起的嘴角。“要相信自己啊。”他将手递过去,而勇利有些吃力地将背后三十公斤的包递过去。维克托伸出手的那一瞬间,一把纸片似的东西被他攥在手里用力一挥——



清晨早已散去的白色雾气又零星地以那些散开的“纸片”为中心炸开,平静与水汽中,似是有东西远离。而来者的痕迹,被轻柔的雾气所抹除。片刻后,白雾散去,一群人双目无神地趴在草丛中,口中念念有词:


“没有观测到目标任务。”

“三区视野正常,干扰器正常,模拟器屏蔽系统正常。”

“记录时间……”



此时勇利和背着他二十公斤负重的维克托在经过一场短暂的公路逃亡后成功登上了……一架客机。


“我的天啊,勇利你可真厉害!”飞船舱门悄然合上,勇利才喘了一口气,一个声音便从前面传来。他抬起头来,皮肤黝黑的少年带着惊讶的神色看向他。

“披集?你怎么在这?”若不是勇利还没喘过气来,他多年未见的好友也许就会冲上来用一个熊抱勒得他呼吸不畅了。他刚要转身去问维克托,前面便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带着和维克托相似的口音,但言语的风格却是与维克托截然不同,带着稚嫩的不屑。


“切,不过是一次暗示而已,这个伴侣能做些什么。维克托,你是在给我们拖后腿吗?”


勇利曾遥远地见过他,金发的少年,十五岁的矛塔首席,明明是个向导,却比哨兵还狠。的确比起这样光彩满身的少年,他就是一个拖后腿的……

“辛苦了。”维克托没有理会炸毛的金发少年,他拍了拍勇利的肩膀,像是完成任务的一对拍档互相鼓励那样。勇利一下子松了口气,维克托能明白他需要什么,不是什么对向导的尊重,不是安慰或辩解,而是自己的能力被认可。勇利没由来的觉得,也许这个人比他自己还要清楚【胜生勇利】这个人的能力有多大。


“切。”金发少年又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过去不再看他,嘴上仍不愿放过他:“你要是拖后腿的话,我会真的丢下你的。”


勇利干笑两声,转头看向好友,披集的眼睛仍是亮闪闪的,“你精神干扰的覆盖范围实在是太大了,竟然能够覆盖到机场来。”


十五岁的少年又冷冷地传来一句话,“你以后能不能示意动手的时候动作小一点,真是废物,什么都做不好。如果他们选择跟踪而不是等待你们上钩,你的暗示完全就是白费力气。”


披集没有理会尤里,又接着感慨道:“你们才配合联系了几天就这么有默契,我一开始根本没反应过来。”他和尤里在两人距离还有四公里的时候便感应到了,但直到维克托背起勇利的包冲过来时两人才反应过来——勇利动手了。


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动手的?根本没有觉察到啊,不可能在四公里前就开始精神干扰啊,不说那样被发现的概率极大,撑着暗示跑过四公里也是需要时间的,以勇利现在的精神力根本做不到。


到底是什么时候……

“手。”尤里切了一声。勇利背着包的时候两手抓着肩带,如果背着较重的东西手有时会下意识地攥紧一下,通常会用右手或者两只手一起,勇利刚才也正是这样,有时用右手有时两只手,直到动手之前勇利用左手攥紧了一次,暗示开始,维克托逐渐落后勇利半步——这样更方便接过那个背包。



维克托将风衣挂起,朝三人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先谈正事吧。”

飞行者II-A1型是小型远程载客飞船,这个型号三年前停产,最大载客数是二十人,这艘只坐了四个人的飞船难免有些空。勇利谢过披集倒给他的冰水,刚喝了一口便被维克托的声音吸引过去,他并对面先来的两位向导一起朝飞船上唯一一位哨兵看去。


“这件事的机密程度是3S,”维克托说着,接过披集递给他的纸质文件。这个年头已经很少有人用纸质文件了,一个是不便携带大量资料,一个是储存占空间。但是在特殊时候,纸质文件却十分安全,是以当勇利看见那份文件封面上用红墨水手写的“SSS”时他立刻坐直了身体。


“我先和你们解释清楚第三外围星的事变。”维克托把资料铺开在四人面前的桌子上,尤里皱起眉来,“兽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和披集虽然先一步上飞船,却同样和勇利一样对这件事一无所知,那份资料也不过是因为放在披集手边才由他递给维克托的,他们都是受到召集令刚从分塔赶过来。如果这份资料不是由黑暗哨兵亲口承认,他和披集都会选择相信这是一次笑话。


“我们的死士,七位C级哨兵其中包括一位女性哨兵做的。”维克托指向某张纸,因为是手写,纸上的资料都非常简短,而维克托指的那一段写着:[……年12月13日,监听到康派会议,内容包括引发第三外围星生物变异]



“但我们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维克托说。

“康派引起变异是想要做什么?”尤里问。

“不是引起变异,康派一直宣扬退化论,勇利,你觉得他们想做什么?”维克托把问题转给勇利,勇利一直听着他和尤里一问一答,被这突然一问吓了一下,“我?我怎么会知道啊?”


他不敢直视维克托的眼睛,却也不愿和那个天才少年对视,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好友。披集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一副“我也无能为力”的表情看着勇利,并用两个人熟知的手势比了个抱歉。


“呃……驱,驱逐?”当维克托终于收回他的目光时,勇利摸了摸胸口,还好猜对了。

“从十七年前第一国立哨兵向导研究院爆炸开始,康派的意图就很明显了。”维克托又找出一张纸,指着上面一条研发成果说道:“他们要消除哨兵向导。”




Cha.4



第四章也是走剧情w,走完第四章前面大半部分卡住的内容应该就没有问题了ww然后就打架:)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