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洛九

你好这里是阿九/慎重关注因为我经常乱给粉丝推东西/向全世界的太太告白/渡劫神兽/日常不务正业/日常因为安利掉粉/


轻度学院派/日常拖稿/高三狗摸不到电脑/已发表正剧向不坑/段子类极其可能坑掉注意/正常情况打tag的只有正剧/慢热/比较清水/僵尸阶段和骗粉阶段混合期

推荐包括 且 仅限于:
天文/瓶邪/维勇/勇维/维勇维/摄影/文评/基友作品/文具/钢笔画/瑞士/詟学/AM/叶蓝/喻黄以后可能还会更新

补一下推荐:宝石之国10.27奥摩11.05

露中坚决不吃,但我还是爱文笔超好的写露中的太太/不是很喜欢ABO

【维勇维】我知道是你【哨向】

私设有/ooc如山/架空打怪兽/文笔飘忽不定


Cha.1   Cha.2   Cha.3   Cha.4

另外


1.这是一个关于soul mate的故事,全程维勇维only而且只有糖没有渣,虐是有的,剧情需要,只有一个人,不是维勇


2.本文CP维勇维,前期暂时是维勇,不吃勇维的小伙伴们注意避雷!!!




Cha.5

马卡钦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窜出来,趴在桌子上朝勇利摇尾巴。

勇利:“……”

“勇利。”维克托笑着和他说。“你把小维放出来吧,难得有人能陪马卡钦一起玩呢。”

勇利:……

勇利果然还是不懂这个人为什么喊自己的名字喊得毫无尬意。


但他还是依言让小维出来了,马卡钦看见比自己小一号颜色浅一号的小贵宾犬,立刻换了摇尾巴的对象。勇利倒也没有太在意,小维回来已经一周了,他这个时候才开始深思一些事情,比如——“你说小维是我的精神伴侣,我现在不得不相信你。但我并不认为它和马卡钦是一样的情况,我是真的感觉不到他有任何精神力,先前它的反应也并不像是我的精神体。”


他看着坐在自己腿上朝大狗摇尾巴的小家伙,声音有些沉。有些事情不得不相信,但并不代表他能够理解原因。维克托似乎是因为他想到能力的恢复心情格外好,“放心吧,你的身体情况正在好转,不需要太过担心。如果你想知道原因,我想你回来可以去图书馆查查什么的,也许会有资料。”


维克托的目光扫过桌上两只开始互相嗅的犬科动物,很快又落回勇利身上,等对方在他的注视下不得不将视线从精神体转移到他身上时,展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他牵起勇利的手,提议道:“恭喜你回归C级向导,想要练习一下吗?”


勇利有些结巴:“练、练练、练习?怎么……”

维克托单膝跪在沙发上,朝勇利压过去,几乎将勇利完全笼罩在自己的身下。他面带笑意,双手仍然牵着向导的手,他的额头与勇利的额头挨得极近,好像下一秒就会靠在一起,他的鼻息烘烤着勇利的鼻子和面颊,犹如傀儡师念咒一般说道:“朝我攻击。”


兴许是被那声音所蛊惑,又或忍不住热气的烘烤,胜生勇利看着他的眼睛,无意识地伸出了精神触丝,一条条纤细的触丝从身后钻了出来,带着攻击的味道朝维克托涌去。然而——


有然而,就说明故事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折。

维克托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冷,好冷,实在太冷了。

零下二十多摄氏度,他穿件低领半袖,是真心冷。


他搓了搓双臂,而后才抬起头打量四周。这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环境了,远处清晰的针叶林,头顶泛紫的天空,冰面、冰鞋。黑暗哨兵吸了吸鼻子,然后用一件风衣裹住了自己。这里是他的精神世界,几乎是他的第二个家。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朝着针叶林相反的方向滑去。

那是光的方向。


周围的景物越来越少,两旁高大的冰山,针叶林全都消失了,这里是一片空旷的冰原。除了冰与水,就只剩下懒怠的空气和分界线明显的天空,还有……


勇利。

他站在那里,似乎也是从某个地方赶过来的,此时略有些喘气地站在两个精神世界的边缘,怔怔地看着维克托从远处滑来,然后停在他的眼前。


维克托没有伸手。


勇利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奇怪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上一次也是这样无意识地伸出精神触丝来,然后就两人就分别进了各自的精神世界,同时相互礼貌地窥屏了一下;而这次半无意识半诱导状态下,带着攻击目的的精神触丝又碰到了哨兵先生的精神屏障,于是两人又莫名其妙地进了精神世界。


不是说打架的吗?这个样子打什么?窥屏有什么意义吗又不能搞破坏。维克托五味杂陈。


他眨了眨眼,但眼皮再次掀开时,又回到了沙发上,他还保持着从上方倾身过去的姿势,勇利倒是缩了缩精神触丝,维克托又下意识地眨眨眼,然后他打了个喷嚏。


和前一刻不一样的是,他并没有压着勇利,而是和对方一起站在了屏障的两边。他稍稍低头,迎上勇利的视线,对方似乎带着和他一样的目的,比他多一分外露的困惑,维克托知道,他在深思。他又低下头去,看见对方脚下的冰鞋,莫名其妙的心安了不少。


他们并非独活在冰上。

塔里有针对各种情况进行的训练,包括极端天气。所有人都体验过冰上行走、生活的感觉,但没有人明白独活在冰上的感觉。这是属于黑暗哨兵,维克托 尼基夫罗夫一个人的感觉,他是冰上独一无二的王者——尽管他是一个人,但他的确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他有马卡钦作伴,即使能够感觉到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却仍然是寂寞的。


他不知道远处的属于勇利的世界里,是否有冰川,是否有针叶林,是否这个屏障就像是镜面一样映射着另一个世界。又或者延伸到很远很远,有青翠的树木和棕色的土壤,有鸟兽,有矿藏。那种温暖的光,让他觉得一切都有可能。


“你想到了什么?勇利。”维克托率先开口。

勇利抬起头来看他,在哨兵鼓励的目光下说道:“我们目前已经发生过三次这样的状况了,不论我是有意还是无意地伸出我的精神触丝,我们就会强制进入各自的精神世界,并且还会相联。


“但是,这种传送的弊端似乎也很明显。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传送的地点并不稳定,最重要的是:这种传送不分任何场合。”他顿了一下,有些犹豫地补充道:“即使是你的精神力并不排斥我,我似乎也没有办法帮你做精神疏导。”


“似乎并不是这样呢。”维克托笑意不减。

“诶?”勇利抬起头来看他。

维克托接着他的分析思路继续说道:“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的话,我的身体情况的确有好转。有可能精神世界链接……是一种特殊的疗法吧。”


勇利觉得这件事挺麻烦的,他是向导,维克托是哨兵,就算塔里有教一些相关知识,也仍然存在很大差别。作为向导,他十分清楚精神疏导的三种方法,精神触丝是未结合向导唯一一种精神疏导的方法,但他不是没对比过另外两种可能。维克托牵起他手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反应,这说明并不是肢体接触的方法;稍稍有些共同点的就只剩下已结合向导进入对方精神世界这种方法,但他也并没有看到什么混乱的五感,这里大概是意识海最深处的“巢穴”,也就是精神体的家,只是……他就进来拜访一下而已根本没梳理东西啊,何况精神世界相连这种前所未闻的状况。


然后他抬起头看了看天,又低下来看维克托,最后还是败下阵来。他果然还是觉得,这是黑暗哨兵的错觉。可能是有人精神力和他不排斥,高兴到脑子短路了。但他不能这么说,只能尽可能委婉地表达出一种:在我知识范围内所有关于向导的记载和研究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的意思。


当勇利终于又见到熟悉的沙发时,他们已经把双方能够掌握的信息都汇总起来了,可惜最终还是败给了自然现象。突如其来的冷场让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维克托似乎在看着他,他有些不敢抬头。


“汪!”小维叫了一声,扑进主人的怀里。勇利慌忙抱住它,又给它顺毛。维克托站了起来,顺手拿起那一打资料,勇利有些疑惑地看向他,不知道他突然要做什么。维克托笑着摸了摸马卡钦的脑袋,然后和勇利解释:“我去再看一下资料,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尤里奥和披集太过疲劳,我没有考虑到向导的身体强度不如哨兵,让他们放松一下吧。任务的具体内容等他们醒来再说。勇利也先休息一会吧。”


勇利倏然反应过来,刚才披集迷迷糊糊就戴上了眼罩,尤里奥虽然看上去还有精神,可若不是为了撑着听完资料,估计也早就躺下了。维克托那句“好困,晚安尤里奥”原来是这个意思……


他低声应了一句,维克托带着资料到后面去坐了下来,马卡钦趴在桌上休息。

只有纸页翻动的声音在循环。





灯亮了起来。

披集从控制室钻出来,顺手抹了一把汗。“重启了三次,这不是台新机吗?”

尤里回给他一个白眼,“你见过客机飞外围星的吗?”

“嘛,毕竟离开训练星不得到许可的话会被当场击毁啊。”勇利试图安慰两人,“如果不是议会那边有漏洞可以钻,我们可能出来就要被追踪了。”

“好了好了,我们要降落啦,收拾一下东西去见小队里的其他人啦。”维克托拍掌打断三人,披集和尤里的身影几乎是同时顿住,然后马上转身收拾东西。勇利起身去了控制室,他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至少目前没有。他看着绿色的星球在不停地旋转,线速度一点一点减缓,颜色越来越有层次感,突然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任务了,先前也并没有来过第三外围星,但这个名字他很早便听说了。第三外围星,第一国立哨兵向导研究院首个外星驻地研究所。从任务部署中他也了解到兽潮爆发的具体原因,康派有意要引发兽潮调走军队,但被这边某个分塔的监听到任务安排,商量之后决定提前引发兽潮并伪装成操作失误。


这是两周前的任务,直到一周前收到第三外围星驻军发回的兽潮信息,维克托被叫去开会,他们的正式任务才下来。


监听信息的时间是四个月前。把任务梳理完一遍的勇利也彻底明白了自己的调任安排。他的调任下来是三个多月前,随后他回了家,维克托的调任申请是两周前提交的,算下来刚好是他的信息在训练星录入的时间。


维克托来找他根本不是因为他的情况和维克托的情况相似,这只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借口。勇利的精神力不和他的精神力排斥完全是个意外,这也就是为什么维克托并不特别担心小维的情况。他需要的是霓虹塔所有哨兵向导而不是他,就算没有这个意外他也照样会向勇利示好。


等他把所有能掌握的信息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飞船也已经成功降落了。勇利下了飞船,脚踏实地的感觉格外舒适,第三外围星的恒星是一颗红巨星,在赫罗图上的位置和母恒星一样,而第三外围星自身的太空位置也与母星极为相似,按照掌握的信息,这里的元素分布也与母星具有高度的相似。但这些其实都是文字资料,勇利并不知道母星是什么样的。


母星已经是历史深处最大的一颗尘埃了,也许还能发点光。

这里的树木和他以往见到的相似,但也有些不同。数十米高的树林环绕着这块空地,没看见什么驻军基地,倒是有一艘单兵军用飞船停在一旁,这两架飞船已经占据了空地的大部分。看样子那艘军用飞船也是刚到,似乎等了他们一会。


飞船上的人靠在底下打盹,怀里还抱着头盔。橙色的碎发在他的额头打下一层阴影,那雀斑让他看上去还十分年轻——又或者他的确还十分年轻。似乎是感觉到他们的到来,少年缓缓睁开了双眼,棕红色的眼睛还有些茫然地打量着四个人。那双眼睛眨了片刻,好像是清醒了一些。


勇利觉得他有些眼熟,但却想不起他的名字。维克托看着少年费劲地撑起身来,从飞船底下的阴影处站在阳光下,朝三人解释道:“东塔把他保护得很好,你们不认识他是自然的。他是谍报组新任一号,东塔首席哨兵——


“季光虹,17岁。”


就在三个向导还没从十七岁的谍报组一号里缓过来时,少年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睡乱的头发,抱着头盔朝三人灿烂一笑。




———

我不知道为什么……又过了一章剧情,仔细想了一下,下一章好像还是不能打架……

好憋屈……


评论(1)

热度(42)